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科
哥伦布之前,中国人发现美洲的3大说法,都是外国友人的美妙创意
发布时间:2019-10-05
 

网络上流传有一个段子,段子里当1492年的哥伦布和水手们来到美洲土地时,热情的美洲印第安人操着一口中原一带口音,殷勤探看之余,发出世纪疑问:“殷地安否?”

俺们当年的殷地,现在还老打仗不?

饶是哥伦布走南闯北,从热那亚到威尼斯,又走遍伊比利亚半岛,足迹遍及欧陆,并且这次也带着西班牙国王写给中国大皇帝的书信,但他的中原官话肯定没达四级,所以他没听明白这句疑问,但他显然是认为,原来并没有达到中国,而是到达了印度——你看他们自己都说“殷地安” 了嘛!

我们后来再也能够在现实中找到这批操中原官话的“印第安”人。

又或者,那是最后一个或一批能说殷地母语的印第安人,三千多年并非弹指一挥间,它耗掉了他们关于所有故土乡情的回忆留存,以至于现在连一点影子也找不到。

在哥伦布之前,中国人三次对美洲的地理大发现,都是自十八世纪开始,从西方人口中传出的。

哥伦布之前,中国人发现美洲的3大说法,都是外国友人的美妙创意

中国人三次对美洲的地理大发现之一——僧人云游:

1752年,法国汉学家德吉涅( Joseph de Guignes )放下了手中的一本中国古代典籍,给他远在北京的老友——耶稣会传教士宋君荣(Gaubil Antoine)写信,感谢了老宋送给他的马端临(宋元时期)版的《文献通考》,并向老宋提出:

嗨,你知道吗?美洲是中国人最先发现的!

宋君荣之所以研究《文献通考》,是因为其中记录的“象纬篇”对他的天文学爱好有很大帮助,他没想到,《文献通考》给他老朋友德吉涅的帮助更大。

德吉涅敏锐地注意到了《文献通考》和《梁书》中的“扶桑国”纪事,他经过自己的考证,认为,古代的扶桑国,就是现在(18世纪)的墨西哥。他把自己的观点做了汇总,在九年后的1761年,他的研究报告《中国人沿美洲海岸航行及居住亚洲极东部的几个民族的研究》在法国文史学院发表,向全世界通告了这次研究成果。

彼时的中国仍是乾隆时期,没人对这个研究成果感兴趣,事实上他们也缺乏分享该研究成果的渠道,多少古代文献在文字狱的背景下失之不存,美洲新作物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德吉涅的新颖观点在国际上也缺乏流传,文艺复兴时代早已远去,尊崇中国的启蒙运动也接近尾声,大家都在手忙脚乱地追赶工业革命的大时代,德吉涅的说法只是一个小小的水花,很快即被学界遗忘。

时间一晃过了七十年,l831年,德国东方学家克拉卜洛特(H.J.Klaproth)翻开故纸堆并大摇其头,第一个跳出来反驳德吉涅的脑洞,他认为扶桑绝非中美洲的墨西哥,而应该是日本或者库页岛,在十九世纪之后的几十年里,终于产生了一种学术辩论,一方认为扶桑就是墨西哥,一方认为扶桑绝非墨西哥。

回到中国典籍上来,给后世提供了国际学术论战依据的《梁书·诸夷传》,书中是这样记载的:

“扶桑國者,齊永元元年,其國有沙門慧深來至荊州,說云:「扶桑在大漢國東二萬餘里,地在中國之東,其土多扶桑木,故以爲名。扶桑葉似桐,而初生如笋,國人食之,實如梨而赤,績其皮爲布以爲衣,亦以爲綿。作板屋,無城郭。有文字,以扶桑皮爲紙。無兵甲,不攻戰。”

如果说僧人慧深是里面除了扶桑国之外的第二重要角色,那么扶桑木看起来就应该是第三角色,围绕着“扶桑国”、“僧人慧深”和“扶桑木”等等描述,两派展开了激烈交锋。

肯定德吉涅的人,认为扶桑木多半是原产美洲的龙舌兰、玉米或仙人掌之类的植物,反对派则认为《梁书·诸夷传》中分明交代的很清楚,僧人慧深根本就不是中国人,而是扶桑国人,《梁书》的时代印第安人不可能信佛教,所以扶桑国最大可能性是日本。

在民国时期,中国的学者也为此产生了很多争论,许多大家认可德吉涅的观点,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接触国际学界的深入,这种观点遭到了强力的反击,因为墨西哥学者也参与了进来,他们认为这属于天方夜谭,无论从物种还是宗教、习俗各方面来看,墨西哥绝不是书中古代的扶桑国。

僧人慧深云游至美洲新大陆的说法就此告一段落,支持者无论如何也拿不出慧深的远航工具这种关键性的实锤证据,《梁书·诸夷传》中描述僧人慧深前来中土,宛如到姥姥家串门一般轻松。

哥伦布之前,中国人发现美洲的3大说法,都是外国友人的美妙创意

中国人三次对美洲的地理大发现之二——殷人东渡:

暂时忘记文章开头的那个段子,很多人认为这种说法来自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加州海岸发现的古代中国石锚,实际上,这种说法同样来自于更早时期的西方学者。

1846年,英国汉学家梅德赫斯特就提出类似说法,他在翻译中国的古典文献《尚书》的时候,提出了崭新的观点:武王伐纣时,可能会出现殷人渡海流亡的现象,他们的目的地本来并非万里之遥的美洲新大陆,但中途遭遇暴风,被迫改变了航线,由于季风和北大西洋暖流的双重作用,漂泊到了美洲。

这种说法在国内国外学界支持者众多,美国学者迈克·周(资料不详,看名字应该是华裔)在1967年发表的论文也指出,在墨西哥东海岸的奥尔梅克文明有很强烈的殷商影响,他们的最高等级的“美洲虎”(实为豹)神跟商人的“虎”的民族图腾比较接近,也有近似的凤鸟图腾。同样是居于美国的华裔博士许辉也认同“奥尔梅克文明”和中国商代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美国西海岸的加州发现了一些古代中国石锚,当时的国内学者房仲甫撰文《中国人最先到达美洲的新物证》,与美国学界遥相呼应,认为殷人极可能早在三千多年前已经登陆美洲新大陆。

但这种凭借单独“物证”而得来的考证很快就遭到了同样方式的回击,本来发现的“古代中国石锚”数量有限,但是后来却大批量出土,至少说明了三千年前“渡海殷人”的规模远比他们摄像的要宏大,这简直难以想象。美国学者很快提出了质疑,这种“古代中国石锚”不过是一百多年前的华工丢弃的,关键的证据是,这种“古代中国石锚”的石材恰恰是加州本地出产的一种最常见的石材。

石材考证被披露后,殷人东渡的唯一实锤证据被“摧毁”。

中国人三次对美洲的地理大发现之三——郑和船队:

有没有一种可能,明代大臣刘大夏当年烧毁的郑和航海图中,恰好有一张东向的航海图?发现美洲新大陆的并不是哥伦布,而是同一个世纪更早期的郑和船队?

哥伦布之前,中国人发现美洲的3大说法,都是外国友人的美妙创意

2002年,这种猜测新鲜出炉,始作俑者是一位英国皇家海军退役军官加文·孟席斯,他所著书名为《1421:中国人发现世界》,书中描述了郑和才是美洲大陆发现者的可能性。本书推出后的第三年,幸运的“恰逢”纪念郑和下西洋出发600周年,不仅书籍大卖,也成功掀起了郑和下西洋美洲新路线的新争论。

加文·孟席斯在中国举办的讲座上,拿出了很可能是当年从刘大夏指缝中溜走的由古代中国人绘制的一张旧地图,并辅之以地理大发现之前就流传在欧洲的各版本世界地图做理论支撑,向人们描述了郑和下西洋时来到美洲西海岸的事实。据说这些事实都有美洲西海岸原住民老头老太太的回忆做依据,他们祖先口耳相传过这样一幅景象,当年有浩浩荡荡的船队载着异族人漂洋过海来看望他们,后来不知所故,他们又扬帆起锚,回到了海洋之中。

必须指出,加文·孟席斯的观点太过于新颖,这一次,就连中国学界也没有人敢于出来站台,为他背书,只有媒体跟着兴奋了一阵子。

除了上述三大观点,1900年另有法国学者提出,东晋高僧法显在游历天竺和西域之余,也曾经忙里偷闲,去过美洲一次,他才是美洲新大陆的发现者,国内的章太炎曾经支持过这种观点,但他们的这种论断欠缺考证,没有在学界引发大规模的讨论。

哥伦布之前,中国人发现美洲的3大说法,都是外国友人的美妙创意

美洲人的真正起源:

谁先发现的美洲?肯定不是哥伦布。早在1492年之前的三百年左右,维京人通过一次前往格陵兰岛的不成功的旅行,可能就发现美洲北方的大陆,但这个充满“野生葡萄”的地方的野蛮人数量比他们想象的要多,所以他们只好败退回格陵兰岛。通过研究格陵兰岛与美洲大陆的距离,我们会发现,这种想象力并不太惊人的想象,可能更接近历史的真实面目。

谁是更早时期的美洲人?

2007年,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在墨西哥东尤卡坦半岛的一个被水淹没的洞穴里发现了一具完整的人类骨骼,它属于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她身上提取的DNA解开了“谁是第一批美洲人”的难题。

根据对她的牙釉质的放射性碳年代测定及对骨矿物质沉积的分析,这名少女的生活年代被最终确定——那是在1.2万年到1.3万年前这个区间,这项研究成果,使她成为迄今发现的最古老的六名美洲人之一。通过DNA的检测分析,现代的美洲土著中就有很多人来自于他们的遗传基因,他们才是美洲大陆真正的祖先。亚洲东北部的原住民的基因与他们也有着直接关联。

大约在两万五千年到一万五千年前,亚洲东北部的居民搞了一次迁移活动,他们中的一部分成员离开家乡,通过白令海峡的前身,那时候还叫白令陆桥,徒步行走来到了锁骨的另一端——美洲大陆上,其中的一部分感于南方温暖的召唤,又千里迢迢来到了中美洲,成为了玛雅人的祖先。

结语:

随着更新世末期冰河时代在距今一万一千年前结束,亚洲大陆成为他们归不得的家园,留居美洲大陆的人们开始习惯于他们的新生活,几千年后,创造出了他们的玛雅文明等印第安文明。

迄今为止,美洲大陆的远古人士的生活年代在考古学意义上最早还是被证实在一万多年前,不妨开个脑洞,假如新的远古人的遗体被发掘出来,把美洲原始人的生存年代扩展到几十万年乃至几百万年前,那么白令陆桥的意义一定会被重新考量,亚洲东北部的人们也很可能是从美洲大陆上移居而来,他们再缓慢而又坚定地深入亚洲南方腹地。

哥伦布之前,中国人发现美洲的3大说法,都是外国友人的美妙创意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哪里才是人类的新大陆?是美洲大陆,还是亚非大陆?

参考资料:

加文·孟席斯:《1421:中国人发现世界》

房仲甫:《中国人最先到达美洲的新物证》

董经胜、林被甸:《冲突与融合——拉丁美洲文明之路》

新华网文章:《科普:史前女孩遗骸揭密美洲人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