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科
当充气娃娃遇上人工智能会发生什么?
发布时间:2019-06-11
 



原创

作者:ClaudiaM

转载请联系微信isocialor

编辑:留木



社长说

未来智能机器人真的那么万能的话,我想我会爱上TA们的。



● ● 

当充气娃娃遇上人工智能会发生什么?

“十秒钟内房间打扫完毕,三分钟楼下开车等你。男朋友不乖我撵他出去,你寂寞我陪你谈心……”

从林俊杰的《编号89757》到日本科幻电影《我的机器人女友》,从《机械姬》中程序师和AVA惊世骇俗的性爱场面,到《银翼杀手2049》中男主角K的全息虚拟AI女友乔伊,人类对于完美机器人伴侣的想象不仅从未停歇,而且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演进而日益具象化。   

                        

人工智能性伴侣,不再是幻想


美国一家从事充气娃娃制造20多年的公司,在2010年推出了全球首款仿真性爱机器人洛克茜(Roxxxy)。大而无神的双眼、松弛的硅胶下巴,再加上隐约露出的电路,让170公分的洛克茜看起来就像是暴露在阳光下的谢莉·杜瓦尔蜡像(闪灵女主角)。尽管洛克茜的官方销售额为零,这家美国公司并没有放弃智能化性玩偶的研发。去年,该公司又推出了拥有自主学习功能的Harmony,官方售价1万美金。用户可以赋予她12种不同的性格,与她交谈,甚至还能和她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不过Harmony目前还不能行走。


2015年电影《机械姬》AVA


“你想学走路吗?”Harmony的开发者问她。Harmony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什么也不想要,只想要你。”


类似这样的充气娃娃制造公司正在全世界各国蓬勃发展。性爱机器人被称为是21世纪成人玩具的新革命。来自巴塞罗那的一名制造商通过自己的得意之作萨曼莎(Samantha)把性爱机器人带入大众视野。萨曼莎的皮肤如真实人类一般柔软,只要刺激她身体的不同部位,她就会发出性感的声音,其工作原理类似于SIRI


机器人Hamony


比起国外对高新技术的追求,中国的性机器人产业则更讲究实用性。中国最大的充气娃娃生产商两年前生产的一批AI性伴侣因销量不佳,如今已经停产,改为一款“智能娃娃”。根据客服介绍,这款智能娃娃可以全身加热、简单对话……顾客还可以从几十种不同身材和260 多种不同面孔中定制自己的专属娃娃,其中最受欢迎的有“成熟御姐”、“二次元萌妹”、“高挑模特”和“人妻少妇”。

  

                        

我们真的能爱上机器人吗?


几乎所有研发者都认为,性爱机器人并不仅仅是关于“性”,更是关于“爱”,能够帮助那些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建立亲密关系的人们。他们中有的不擅与人交往,有的自愿选择独身,也有人不幸丧偶,但无论是哪种情况,性爱机器人都有可能补偿和满足他的欲望和情感。


有了性爱机器人,一切问题就真的迎刃而解了吗?


蓬勃发展的机器人产业


英国机器人伦理学家凯瑟琳·理查德森(Kathleen Richardson)就曾发起“反对性爱机器人”运动,她指出性爱机器人会损害人类的共情能力,加剧人与人之间建立关系的危机。在现代社会,我们逐渐用虚拟社群取代生活中的三五好友,用外卖取代家人的味道,现在又要用机器人来取代性伴侣。真实的亲密关系让人受伤,让人猜疑,让人辗转反侧,于是我们逃走了,逃到了性爱机器人的温柔乡。他们百依百顺,永远不会拒绝也不会背叛,被“惯坏”的我们放弃了与人真实交往的意愿。慢慢的,我们异化得更像机器人,而机器人,也学会了如何成为我们。


再者,唾手可得的性与爱早就失去了它本身存在的意义。“我无法爱你,但我也不会欺骗你”,这大概是对于人机关系最好的概括了。美国著名科幻小说家阿西莫夫曾提出“机器人学三定律”,要求机器人不能伤害人类、服从人类命令、保护自己。性爱机器人并不是选择爱我们,而是被程序设计好与我们相爱。在哲学意义上,一段有意义的亲密关系需要双向承诺,但人机恋注定只能是“单向情感联系(unidirectional emotional bonds)。人工智能性玩偶也许能取悦我们,给予我们陪伴(抑或是陪伴的错觉),却无法用真正的情感回应我们。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们对于人机关系过于忧虑了,或者说,我们对于现实的亲密关系过于乐观了。毕竟谁也无法证明一对恋人就能做到真正的双向承诺,我们也只能从对方的甜言蜜语和拥抱亲吻中说服对方是爱着自己的。正如机器人被植入了“爱人”的编程程序,人类基因不也是在不断演化中被编程,才发展出爱人的能力吗?如果人工智能性伴侣真的能让我们感受到被爱,那么这份爱的真假,又有那么重要吗?


智能娃娃的定制选项


性爱机器人的伦理困境


总结现在市面上所有性爱机器人的特点,我们发现了一个深度性别歧视者眼中的完美伴侣——漂亮的、永远顺从的、被物化的、充满色情性暗示的女性。这传达了一种错误信息,即女性是可被消费的性商品和可用来泄欲的性工具。对性爱机器人的使用没有规则和边界,她们满足了许多男性无法实施的“强奸幻想”,一些BDSM(绑缚调教、支配臣服、施虐受虐)爱好者无疑会用其探索身体的极限,这很大程度上会重塑人类互动的形式。也有人相信性爱机器人的流行能减少性犯罪率和性病传播,不过就在今年十月,休斯敦刚刚投票禁止了全美第一家“性爱机器人妓院”的开张。


根据文中开头提到的那家美国充气娃娃制造公司的数据,绝大部分客户都是男性,他们会按照自己理想中的另一半来定制AI性玩偶,基本上都是金发碧眼、波涛汹涌的性感尤物。这家公司也生产了一款拥有性感下颚和健硕肌肉的男性智能性伴侣Henry,但他们始终不是性玩具产业中的主流需求。而在中国一家娃娃制造公司生产的所有性爱机器人中,只有1%为男性,而且他们的购买者依旧是男性。


图源来自网络


但真正让人感到担忧的并不是Harmony或者Henry,而是儿童型性爱机器人的生产。在日本,生产销售儿童等身大小的性爱机器人是合法的,然而在其他大部分国家,这仍被视为不可接受的原则性问题。去年,澳大利亚一名父亲就因在网上海淘一名6岁性爱机器人而被判十年有期徒刑。有人认为这类产品能有效解决恋童癖的问题,为他们提供发泄的出口,从而有效保护孩子们受其侵害,可无数科学研究已经证明网络色情产品消费会增进生理欲望,当恋童癖不满足于虚拟世界的色情图片视频时,就会开始真正侵犯儿童。而儿童性爱机器人,即便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只是作为线上到线下犯罪的过渡。


“我明白现在性爱机器人有很多关于性别、权力和伦理道德的问题,但我们应该把这当作一个探索新型伴侣关系和性的机会,” 塞尔吉·桑托尝试为性爱机器人辩护,“就在几年前智能手机还是生活中可有可无的东西,可现在我们已经离不开它了。”


未来趋势预测专家伊恩·皮尔逊(Ian Pearson)的一份性爱报告似乎也验证了塞尔吉·桑托的话,该报告称,到2025年,性爱机器人将出现在高收入的家庭中2030年,使用虚拟现实设备进行性爱的行为将频繁发生;到2050年时,与机器人发生性行为将比与人类发生性行为更加频繁。


我们无法预测这场性机器人的革命最终会如何落幕,正如人类历史总是夹杂在技术变革与技术变革带来的恐慌中艰难前行,对性爱机器人利弊的讨论可能会让我们陷入不确定性的泥潭,也许只有时间才能给出正确的答案。在此之前,真正有意义的也许还是站起身来,走出家门,去寻找现实生活中的那个人,那个也许并不完美,却真实爱着你的人。


参考资料:

1. BBC(2017),《Sex Robots and Us》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RoUkXsJDbA

2. Gavin Fernando(2018), How AI sex robots could ‘change humanity completely’

https://www.news.com.au/technology/innovation/inventions/how-ai-sex-robots-could-change-humanity-completely/news-story/4824a52c3c8907351bdf1ea5b49ac3d9

3. Andrew Taylor(2018), 'There are no rules': the unforeseen consequences of sex robots

4. Ian Pearson (2016), The Futre of Sex Report: The Rise of the Robotsexuals

5. John Danaher(2018), 抗拒一个能满足你幻想的伴侣,只因ta是机器人?https://www.guokr.com/article/442867/

6. Zaker-海中天(2017),《性爱机器人,正在悄然崛起》http://www.myzaker.com/article/590d71ae1bc8e0d55200001a/

●  

1

 你可能会喜欢:

人工智能会最终消灭人类吗?

穿得暴露是被性骚扰的理由吗

你看懂女性着装背后的心理特征了吗?



社会学了没

泛社会兴趣社区

理解社会 探索自我


微信 ID: socialor

合作请加微信:isocialor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