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管理
又一家上市皖企控制权变动 皖通科技或迎新主|约20家公司密集公告 A股再现股权质押潮
发布时间:2019-05-28
 

上市公司 | 并购重组|转让控制权壳资源|壳配资 

近日,上市皖企安徽皖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2331.SZ)发布的一系列公告显示:总部位于深圳市的南方银谷科技有限公司正寻求通过认购非公开发行股份+受让表决权的方式,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目前,认购股份事项已经完成,受让表决权事项尚需取得国防科工局的批准。


记者通过梳理皖通科技公告发现,南方银谷此次“入主”上市公司的动作共分为两步。


第一步是11月底南方银谷以7.60元/股价格认购皖通科技非公开发行的2401.32万股股份。这笔总金额达到18.25亿元的交易完成后,南方银谷在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从0%增至5.83%,皖通科技实际控制人王中胜、杨世宁、杨新子合计持股比例从18.62%降至13.28%。


第二步是12月12日,南方银谷与王中胜等3人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后者将合计持有的5.00%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南方银谷使用,委托期限为18个月。


上市公司公告显示:该委托协议一旦生效,南方银谷可以支配的上市公司表决权将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0.83%,王中胜等3人拥有表决权股份占比下降至8.28%。南方银谷将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


不过,根据皖通科技公司章程的规定,“控股股东发生变化前,公司、原控股股东和新控股股东应分别向国务院国防科技工业主管部门履行审批程序”,这意味着,表决权委托事项仍需国防科工局的批准。但市场人士预计,该事项成行是“大概率事件”。


公开资料显示,南方银谷是国内领先的地铁互联网、物联网场景运营商,主要从事地铁无线通信等系统的建设和运营业务;皖通科技则是一家以计算机软硬件开发、生产与销售等为主营业务的A股上市公司。


尤为值得关注的是,记者通过同花顺iFinD软件查询得知,与目前市场上大多数因股票质押面临“爆仓”而产生的控制权变更案例不同,截至2018年12月10日,王中胜、杨世宁、杨新子等3人并不存在股权质押的情况。


至于此次表决权委托的初衷,皖通科技在相关公告中表示:南方银谷在11月底认购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的股份后,有意利用自身优势推动与上市公司的协调发展,构建高速公路、港口航运、城市智能交通等领域的信息互联产品和服务。委托表决权将降低协同发展过程中的沟通、协调成本。



11月份,国资屡屡出手,再度掀起入主民企的高潮!


据券商中国记者统计,11月以来,共有8家民营上市公司宣布转让控股权给国有资本,其中已有5家民企的控股权完成实际变更,实控人身份从民企变身为国资。


具体为,亿利达实控人变更为浙江省国资委,中金环境实控人变身为无锡国资委,普路通实控人变更为广州市人民政府,康达新材和美晨生态则分别被唐山市国资委和潍坊市国资委收入囊中,上述5家上市公司均已披露了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3家都是通过股权转让和表决权委托的方式,将企业的控股权“卖身”国资。


此外,本月还有金冠股份、达华智能、大北农正在计划引入国资,控股权或将发生变动。其中,金冠股份可能被洛阳市老城区人民政府入主,目前战略入股仍在进行中。


民营企业“卖身”国资的背后往往是在大股东股权高比例质押后,业绩下滑、债台高筑等多重压力下,被迫寻求资金脱困。


控股股东股权高比例质押虽然是多数民企卖身国资的主因,但也不乏萌生退意和清仓套现走人的民企控股股东。



先来看5家民企变身国资历程。


11月25日晚间,亿利达发布的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章启忠、主要股东陈心泉及MWZ AUSTRALIA PTY LTD与浙商资产签署股份转让协议,转让其所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6744万股股份。


本次股权转让的价格为7.5元/股,转让总价为5.06亿元;同时章启忠将其另行持有的上市公司3544万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浙商资产行使。


值得注意的是,浙商资产通过本次转让获得15.22%的股份和额外8%的表决权,在权益变动完成后,将成为亿利达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即变身为亿利达控股股东。而浙商资产实际控制人为浙江省国资委,即浙江省国资委将成为亿利达的实际控制人。


无独有偶,中金环境、金冠股份、普路通等也都是通过股权转让和表决权委托的方式,将企业的控股权“卖身”国资。


11月23日,中金环境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沈金浩向无锡市政转让其持有的中金环境 1.28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6.65%, 并将其剩余股份中2.33亿股对应的表决权委 托给无锡市政行使,占上市公司总股本12.13%。


本次股权转让的价格为4.42 元/股,转让总价为5.65亿元。权益变动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无锡市政,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无锡市国资委。


11月19日,普路通的实际控制人陈书智、大股东张云与广东绿色投控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书》,陈书智将其直接持有的上市公司2006.69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5.37%)转让给广东绿色投控;陈书智及张云将其所持有的聚智通 100%股权转让给广东绿色投控,从而实现广东绿色投控直接及间接合计持有上市公司3981.05万股(合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0.66%),转让价款总计约为3.45亿元。


同时,陈书智将其手中剩余的 7155.96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19.18%)所对应的全部表决权委托给绿色金控行使。在权益变动及表决权委托后,普路通的控股股东更变为绿色金控,实际控制人则成为广州市人民政府。


康达新材则是在11月4日晚间公告,唐山金控产业孵化器集团共斥资8.59亿元,受让了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陆企亭所持有公司6270万股(占总股本的26%),转让价13.7元/股,较公司停牌前股价10.15元溢价约35%。权益变动完成后,唐山金控产业孵化器集团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唐山市国资委将成为康达新材实控人。


上市公司美晨生态则是今年国资出手入主民营上市公司的又一典型案例。


今年9月初,美晨生态就曾经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磊与潍潍坊城投集团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张磊将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持有的公司1.45亿股(占总股本的10%)转让给潍坊城投集团,转让价格为每股6.201元,总价款9.01亿元。


到了11月7日,潍坊城投集团二度斥资接手美晨生态股份,联合诸城投资与张磊及其一致行动人李晓楠再度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收购美晨生态2.45亿股的股份(占美晨生态总股份数的16.86%)。潍坊城投及其一致行动人诸城投资合计持有上市公司 26.86%的股份。


两次交易后,潍坊城投持有美晨生态3.12亿股股份,占美晨生态总股本的21.46%,成为美晨生态的控股股东,潍坊城投的实际控制人潍坊市国资委成为美晨生态的实际控制人。


3家民企计划引入国资,控股权或将变动


此外,本月还有金冠股份、达华智能、大北农正在计划引入国资,控股权或将变动。


金冠股份及其实际控制人徐海江在11月15日与洛阳古都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洛阳古都拟通过股权协议转让及表决权安排等方式获得公司不超过29.9%表决权,交易完成后,可能导致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洛阳市老城区人民政府。


目前,金冠股份战略入股仍在进行中,控股权尚没有发生实际变化。


福州金控或将接盘达华智能。11月2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蔡小如与福州金控签署了《股权转让意向协议》,蔡小如拟将2.58亿股(占其个人持股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23.51%)转让给福州金控,如意向协议最终实施,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福州金控。福州金控由福州市财政局100%控股,即实际控制人将变成福州市财政局。


大北农则将投身北京国资旗下。11月23日,实控人、董事长邵根伙称正在筹划有关公司的战略合作事项,可能涉及北京市国资下属某国有企业或关联公司受让其部分股份,可能涉及公司的控制权发生变动,目前各方正在就股权出让事宜开展沟通,具体方案尚需充分磋商。


民企卖身国资背后,高比例股权质押是主因


民营企业“卖身”国资的背后往往是在大股东股权高比例质押后,业绩下滑、债台高筑等多重压力下,被迫寻求资金脱困。


例如,中金环境控股股东沈金浩所持累计73.99%的股份被质押,金冠股份实控人徐海江所持股份的65.95%的股份被质押。


美晨生态亦是如此,在“卖身” 潍坊市国资委后,还发布了一则控股股东部分股权解除质押的公告。张磊将其持有的美晨生态部分股权办理了解除质押的业务。解除质押完成后,张磊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共计2.60亿股,占其持有本公司股份总数的65.67%,占公司总股本的17.88%。


大北农则是超高比例股权质押。根据2018年三季报,截至9月30日,邵根伙持股数量为1.7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41.25%,其中质押股份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99.99%;此外,4963万股被冻结。大北农的高比例质押甚至引发了深交所的关注。


10月30日,大北农回复深交所关于2018年半年报问询函时表示,除国海证券向交易所及相关机构主张质权外,其他债权人都未采取强制平仓的措施。实际控制人股票质押融资共8家债权人,其中最大债权人民生银行已于9月办理延期,以上债务暂无被平仓风险。


亿利达则有所不同,公司实控人章启忠累计质押的股份仅占其直接及间接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29.85%,占公司总股本的7%。而早在2017年12月,章启忠及陈心泉两人就与中核资源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宣布将两人所持合计6.0937%的亿利达股份协议转让给中核资源。这也意味着,实控人章启忠或早已萌生退意。


显然,大股东股权高比例质押是民企卖身国资的主因,但也不乏萌生退意和清仓套现走人的民企控股股东。


达华智能的实控人蔡小如,就是清仓离场。2018年6月28日,蔡小如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仍担任公司董事、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控股子公司董事等职务。而在此前,蔡小如就已多次减持和转让股权套现。


据wind数据显示,蔡小如在2013年持股比例达52.41%,2014年曾四度减持,累计套现1.53亿元。经过多次转让后减持后,蔡小如累计套现约37.86亿元,其所持股份比例在今年三季度末降至23.39%。

控股股东的股权质押举动,关乎着上市公司控制权的稳定。截至发稿,12月21日晚间,约20家A股公司披露了大股东的新增股权质押情况,其中部分为补充质押。


科伦药业(002422)21日晚间披露,公司董事长、控股股东刘革新将所持公司2015万股质押给融通资本,该笔股份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的5.31%。截至目前,刘革新共持有科伦药业3.7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6.33%,其中累计质押1.78亿股,占科伦药业总股本的12.36%。


科伦药业今年5月以来股价出现较大幅度下跌,至今跌幅超四成;12月21日,科伦药业跌幅6.5%。对于本次股权质押,科伦药业表示,刘革新资信情况良好,具有相应的偿还能力,其质押的股份目前不存在平仓风险,质押风险在可控范围内。


与科伦药业股价走势类似的另一家药企恩华药业(002262),其大股东恩华投资则需要补充质押。21日晚间,恩华药业披露,恩华投资近期将所持公司500万股股份补充质押给华泰资管。目前,恩华投资累计质押8000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7.84%。恩华药业表示,恩华投资所持公司股份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目前不存在平仓风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