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管理
富平回忆|开水泡馍
发布时间:2019-04-24
 

开水泡馍

文/刘媛玲

大概是挖空心思想写作的原因吧,突然就想起了开水泡馍。

相信四十岁以上年龄的人对开水泡馍都不会陌生。那时没有别的东西充饥,突然感到肚子饿了,又没有现成的饭,就从笼屉里取个冷馍,掰成小块,倒上些开水,再撒些许盐,就端着碗呼呼地吃起来。就连小孩也同样,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否则只能饿肚子。条件好些的,给孩子的开水泡馍碗里放些白糖进去,哄得孩子照样吃得很开心。记得我那时就常给坐在童车里的弟妹用小勺喂开水泡馍,一口馍,一口水,洒得胸前湿漉漉的一片。

富平回忆|开水泡馍

吃开水泡馍也是有等级的,就像现在的牛羊肉泡馍,有优质普通之分。优质的开水泡馍,水要烫,刚烧开的最好,沸腾的开水浇在掰开的馍块上,放些用葱和豆腐炒的葱花,再有一盘带辣子的咸菜或红萝卜丝就着,那简直就是绝配了。普通的泡馍,水很烫,但没有葱花,只放些盐,就点咸菜,把饥饿的肚肠哄一哄就算将就了。次一些的呢,那就算住校的乡下学生了。夏天,馍发馊,或长了毛;冬天,冻成冰砣,掰也掰不动。放了学,近些的学生都回了家,住校的学生就从宿舍墙上挂着的馍口袋里取出从家里带来的馍,掰开放进碗里,从水灶冒着热气的锅里舀瓢温开水,没有盐可放,就着母亲给带的咸菜瓶里的咸菜,吃着温嘟嘟的开水泡馍。咬一口,外边已经泡软,而里边还是硬硬的一层。冬天里,冰得碜牙。就这样,那些乡下学生竟也坚强地挺过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用优异的成绩回报能给自己开水泡馍吃的父母,不嫌弃,不抱怨,依然愉快地度过小学和中学时光。

富平回忆|开水泡馍

九三年暑假在家,那天中午做饭时问身患重病的父亲想吃些什么,父亲一直摇着头,说什么也不想吃。不吃饭怎么行呢?就在我一筹莫展时,父亲突然说,那就给我烤点馍,用开水泡泡,好长时间没吃了,还有点想吃。父亲突然想吃东西,我自然欢喜,连忙在炉子上给父亲烤馍,烧水,又用葱和豆腐炒了葱花。泡好馍,我给父亲端进房间。没想到父亲尝了两口,竟连声说好吃,似乎有了点精神,话也多了起来,很难得地给我讲起他小时在外婆家肚子饿了,外婆给他吃开水泡馍的事。"那时也是肚子饿了,放了点葱花,吃起来真香!"尽管知道开水泡馍对一个病人来说没多少营养,但看父亲想吃,且吃得香甜,总比什么也不吃强,我心里也轻松了许多。

富平回忆|开水泡馍

今天的人们即使再饿,恐怕也不会想起去吃开水泡馍了。但对我们及我们的上一辈老人来说,都有着特殊的意义。毕竟,它陪我们度过了那艰苦的年代,在无什么可吃时,让我们填饱了肚子,让我们懂得了珍惜生活。当我们浮躁或迷茫的时候,回想曾经的艰难,回味的往往是甘甜。

富平回忆|开水泡馍

如果今天,你还对自己的生活不满,那么,请拿起一只碗,泡一只冷硬的馒头,撒一把盐,品尝一下老一辈的当年!

作者简介:刘媛玲,西安市灞桥区退休教师。喜爱文学创作,多年来勤耕不辍,先后在《中国教育报》《教师报》《陕西日报》《西安晚报》《陕西广播电视报》《八小时以外》《家庭生活指南》等报刊杂志及网络平台发表作品七百余篇(首)。在陕西人民广播电台主办的纪念改革开放征文活动中荣获二等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