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绘画
灵异丨厨师挡煞
发布时间:2019-07-01
 



十月初二,平第木,闭执位,壬辰煞北。

宜入殓、移柩、破土。

忌出行。


 

1、

这一天,张庄的财主张和给他的儿子办喜酒。


张家要面子,婚礼办的很气派。八仙桌几乎铺满了小半个村庄,一指厚的肥肉色泽亮的人心痒痒,流水席敞着吃。

 

在这九曲十八乡,人人都知道张和有钱。

 

庄户人编了首歌儿:张家的钱,花不完,等到爷孙都去了,还有八箱大银元。

 

张家除了田地多,还养了许多牲畜。也是奇了,张家的畜生长得特别好,还特别能生养。哪怕别人家养的病恹恹的牲畜便宜卖给了张家,一到张家,便都生龙活虎了。

 

这福太大。

 

不免折了人。

 

张和的妻子王氏,二十多年不生养,到了45岁那年,坐在门口儿纳凉,梦见一朵一朵的彩云,不过一转眼的功夫儿,变成乌云。

 

王氏醒来,觉得浑身发凉。

 

不多久,生下一子,取名张伝。

 

白净秀气,却先天的小儿麻痹。

 

张伝长到20岁上,张财主两口子拼着劲儿要给他找个最漂亮的媳妇儿。越是先天的不如人,越是要争口气。让人家瞧瞧。瞧瞧他们这抽抽缩缩的儿子比健全的五尺高的爷们儿还强呐。

 

都说周瘸子的闺女周彩妹美。牲口瞧了都多瞅几眼。那就她了。

 

张和找到周瘸子,说跟他攀个儿女亲家,周瘸子慌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搁。张和把10亩水浇地的地契摆在他面前。周瘸子眼睛都直了。

 

原以为一辈子是个穷光蛋,可没成想靠着个闺女发家了。

 

 

2、

周瘸子当即答应了张和的提亲。他郑重的把这份沉甸甸的聘礼收好。晚上女儿周彩妹从山上薅松籽回来,他把事情告诉了她。

 

周彩妹一听炸毛了。那张家的儿子人不人鬼不鬼的,咋能嫁?

 

周瘸子一拍桌子,扯臊!姑娘家家的,说什么能嫁不能嫁?哪家的闺女不是听爹娘的安排?我是通知你!不是跟你商量!

 

周彩妹其实心里头有人。每次她上山采蘑菇、薅松籽总能遇见砍柴的他——村东的后生何民。

 

两人总是借着干活儿的名头儿,在山上幽会。

 

原想着过阵子何民就上门儿求娶,谁知周瘸子把女儿许给了张家。

 

两个年轻人夜黑私奔,走到村口儿,狗叫的声音吓人。惊醒了不少人。周瘸子喊人把女儿捆起来。

 

他怕再留下去保不齐出什么丢脸的事端,赶紧跟张和商议,赶紧快快的办喜事。

 

两人定下了三天后娶亲。

 

正是农历十月初二。

 

深秋,草木都打了霜。张财主家的喜事,十里八乡没有不知道的。人们笑着去吃了席,打了牙祭,背地里许多唏嘘感叹。

 

周彩妹站在小儿麻痹症的张伝身边,身长几乎是张伝的两倍。

 

周彩妹进门儿的时候,按例总是要闹一闹。一群人拦着,新郎身边的人不断地撒糖撒花生。

 

一派热闹景象。

 

一旁的厨师老杨却看出了不详。

 

 

3、

老杨是个乡间的厨师。

 

一年到头,奔波于红白喜事之间,见多识广。

 

前天,张和来请他的时候,他心里就有顾虑。他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天,他站在院子里红砖垒的临时灶台前,把一只拔了毛的鸡丢进油锅里。他看到一条红色的线飘到他面前。

 

老杨看了看离他不远处的新娘,又看了看这条红线。

 

他喃喃自语道,煞气,煞气啊……

 

张和一家人,自诩富贵精明,相信人定胜天,从来不讲究鬼神运道之说。所以,挑结婚的日子,不请先生,也不看黄历。甚至,连两位新人的八字也没有合过。

 

张和不讲究这些,周瘸子自然也不讲。

 

他想着,嫁出去的女儿,进了人家的门儿,就跟他没关系了。

 

老杨明白了,周彩妹和张伝八字不合,周彩妹会把煞气带到这个家。而且两人结婚赶的急,挑的日子也不对,更是煞上加煞。

 

老杨13岁就跟着一个老厨师学手艺。

 

老厨师一辈子掌过无数的勺,送走无数老人也迎来无数新人。他说,别小看咱们做厨师的,关键时候能挡煞哩。

 

老杨曾问,什么是挡煞?

 

老厨师说,有若隐若现的红线飘到你面前,一刀斩断,便是挡了眼前的煞。

 

此刻,老杨看着这条红线飘啊飘,却迟迟不肯拿刀。

 

 

4、

老杨想起一段恩怨。

 

二十年前,他爹得了风寒,家徒四壁,无钱医治。平日里相交的,都是些穷人,哪里有钱借给他呢?

 

他妈想起跟张和的妻子有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便小心翼翼地上门去借。

 

那天他妈在张家的客厅站了三个时辰,张和的妻子也不说借,也不说不借,就这么晾着她,若无其事的嗑瓜子、打麻将。

 

还时不时拿一枚银元逗桌子底下那条黄狗。

 

后来,老杨他妈实在面儿上挂不住,就走了。

 

老杨的爹无钱医治,风寒转肺炎,一命呜呼了。那年月,穷人的命轻贱如纸。

 

老杨的妈一提起这个事儿就抹眼泪,说老张家虽然有钱,但没有一颗善心,不把人当人,怕是守不住这满仓的富贵。

 

张和两口子都是那种要面子、爱露能、显摆张扬的人,对人却刻薄寡恩。早就失了村里人的心。只是他们自己浑然不觉罢了。

 

老杨终究没有挡那道煞。

 

他看着红线飘啊飘,飘到张伝的身上,然后钻进他的身体里。

 

那天的酒席很丰盛,老杨吞了口酒,吞的太猛,呛出了眼泪。

 

他想起听戏听来的一句词儿:今富不仁哀国遍,浮财哪舍一铜枚?

 

 

5、

结婚不到一个月,张伝就离奇死在了卧室。

 

嘴唇发乌,身子发赤,眼珠子凸出来,死状吓人。

 

医生说,是被毒蛇咬的。

 

毒蛇呢?不见影踪。

 

又不是荒山野岭,怎会有毒蛇呢?


定是有人蓄意谋害。


会是谁呢?

 

张和夫妻俩想起儿媳在结婚前夕有过跟野男人私奔的丑闻,便立刻让人绑了周彩妹,并着人去找那何民。

 

却发现何民早已不在家中。

 

左邻右舍都说已许久没看到他了。

 

张和气的要命,想到独子惨死,更是心痛,叫嚷着要将周彩妹沉塘。

 

然而周彩妹却说自己已经怀孕了。

 

张伝已死,若能得一个孙子,就留得了张家的血脉,不然真的是要绝后了。

 

权衡一番后,张和夫妻好吃好喝地把周彩妹请回张宅。

 

供菩萨似得供了大半年,周彩妹果然生了个男孩儿。张和夫妻对他爱若珍宝,取名张荣宝。

 

荣华富贵,金银财宝。张和夫妻希望张家的富贵家业、万贯家财能代代传下去。

 

可谁知,自从张荣宝出生,张家的牲畜便像发了瘟一样,病的病,死的死。损失惨重。

 

张和想了很多办法,都不奏效。

 

没过多久,张和的妻子突然被梁上掉落的一根横木砸死。这种意外事故发生的概率微乎其微,然而还是发生了。

 

 

6、

张家的厄运一连串的发生。

 

家里的那条本来非常温驯的黄狗,突然似中了邪一般,咬了张和一口。

 

张和的身体从此不行了。

 

怎么都医不好。时不时地还学狗叫。

 

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

 

拖了俩月,便咽了气。

 

张和夫妻、张伝都没了,张荣宝是张家唯一的继承人,他的母亲周彩妹成了当家的主母。

 

说来也奇怪,自从周彩妹当了家,厄运便止息了。

 

张荣宝一岁那年,消失许久的何民从外地赶回,一把抱住张荣宝,嘴里唤着,我的儿。

 

一声呼喊,人们从两张相似的脸上破译了关于亲情血缘的密码。

 

原来,孩子的父亲,不是那死了的张伝,而是何民。

 

张家万贯家财,就这么落给了旁人。

 

奔碌一生,刻薄一生,所为何来?

 

叹人世,终难定。


• END •



推荐阅读:


实录丨19岁的少年,得了脏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