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诗词
潮汕最低调的富豪,从不炫耀,怪不得财神都向着他
发布时间:2019-05-19
 
潮汕最低调的富豪,从不炫耀,怪不得财神都向着他

回望2018,除了那些大佬和巨头之外, 一些企业的创办者和领军人物“闷声发大财”,却显得格外低调,处事留余地,从不炫耀不显山露水,专心办企业,怪不得财神都会向着他。


潮汕最低调的富豪,从不炫耀,怪不得财神都向着他



靠宣传才能够支撑起来的是公司的耻辱!

潮汕最低调的富豪,从不炫耀,怪不得财神都向着他

LG会长具本茂

做人要谦虚、做公司要低调务实;世界一流跨国企业的LG集团会长具本茂,曾严厉表态:“如果一家公司要靠宣传才能够支撑起来,那就是这家公司的耻辱,尤其是不能利用其他公司乃至产业遭受重大打击之时,以此作为发财的机会。”这一位韩国标杆级企业家的生前,一直信奉一个公司行事准则:行低调、走正道。

5月20日,LG集团的第三代会长、掌门人具本茂离世,享年73岁。韩国的财经圈,有一套广为流传的说辞:“三星的管理,坚韧的现代、人和的LG”,事实上,三家韩国财阀企业“个性”加起来,就是一个优秀企业所具有的特性。

简朴、低调、人和,贯穿了LG这位掌门人具本茂的一生。也正因如此,LG家族被誉为韩国豪门中的清流,具本茂本身也在韩国社会享有极高的评价。

去世前,具本茂留下遗言,除了交代让养子传承自己的事业外,并且交代“不想给周边人带来麻烦,因此我的葬礼请从简举行,只要家人们陪在我的身边就可以了。”举办葬礼时,具本茂的家属只接受了总统文在寅及与LG集团有关的企业的悼花,且挂着一则LG方面的告示:“为尊重逝者的遗愿,家属决定谢绝悼念和悼花。”

与三星、乐天等韩国大型财阀的负面消息缠身、家族成员频频爆出道德甚至法律污点相比,具本茂领导的LG,不仅站上创新技术和全球经营的新高度,对韩国企业界及海外商界也有广泛的影响力。

潮汕最低调的富豪,从不炫耀,怪不得财神都向着他

具本茂与LG员工在一起

具本茂,1945年2月生于韩国庆尚南道,他是一个“富三代”,爷爷是LG集团创始人具仁会,父亲是二代掌门人、第二代会长具滋暻,他的家中长子。具本茂家族,是韩国庆尚南道最为显赫的贵族家庭,早于高丽王朝时期(918~1392),其先祖即是权臣家族之一。受此影响,儒家传统文化成为LG具氏家族代代传承的精神要素之一。

天地人和,是儒家的主要思想之一,因此,LG的企业文化也深深地打着儒家人和文化的烙印。“五伦”思想是儒家伦理文化的基础,具本茂家族内部也奉行“男主外、女主内”的保守习气;另外,LG集团具氏家属中的女性,很少对外露面,具本茂本身育有女儿,可他却没有让女儿“女承父业”,而是选择男丁来作为LG继承人、新一代掌门人。具光谟,是具本茂养子,也是他的侄儿,他弟弟的儿子。

儒家的“男尊女卑”、“多子多福”、“传宗接代”,虽与现代人权思想格格不入,但有其历史因数,其本身是儒家宗法文化和“孝”道的遗留和延伸。从传承角度而言,或者说接续家族企业“香火”,重男轻女也算是一种非常成功的策略。也正因如此,在韩国、日本家族企业传承体系里,这一思想仍被广为奉行。

日本为什么有那么多“百年老店”、甚至是千年企业,与其传承制度的设计及延续有很大的关系,由是社会上也出现“养子”、“婿养子”现象。比如,松下幸之助就是把会长权力传给了婿养子松下正治,女婿改为妻家姓,从血缘转入一种“契约”关系,成为百年松下的一个传承路径。

潮汕最低调的富豪,从不炫耀,怪不得财神都向着他

LG第三大掌门人具本茂

低调、内敛,一直被认为是儒家风格,与许多跨国巨头相比,LG公司总体上不喜对外进行过多的宣传。也因为从不对外炫耀,在外界眼中,LG的宣传部门似乎“无所事事”,太清悠了!因为在具会长看来,“如果一家公司要靠宣传才能够支撑起来,那就是这家公司的耻辱!

LG的低调,与其家族儒道家风不无关系,更来源于企业经营理念。“正道经营”,一直是具本茂秉持的经营准则。2002年韩国发生政治献金丑闻,LG集团牵涉其中。具会长把负责人叫到办公室,迎面就是一巴掌,“我作为LG的掌门人羞愧难当、无法抬头!”

具本茂当即下令,撤下LG的所有电视广告、包括宣传,他个人很长时间拒绝参加外界一切公开活动。后来的“闺蜜干政门”,LG虽与韩国各大财阀如三星、乐天等,向崔顺实所控制的财团捐献了78亿韩元,但由于LG几乎没有索取任何代价或利益,得到了韩国舆论及民众的赞许、谅解。与三星李在镕等韩国多个财阀掌门人受调查、审讯相比,具本茂家族及LG却躲过了这场风波,风平浪静。

LG的低调,也与企业所有权、控制权架构设计机制有关。股权结构,是家族企业治理的基石,LG在具本茂体系下,已果断优化LG集团的控股结构,并成功转入以LG集团为核心的控股公司体制,这种层级控股架构的建置,相对健康、持久且稳定,有效防止“内斗”和外来“野蛮人”入侵的风险。


潮汕最低调的富豪,从不炫耀,怪不得财神都向着他



身处名利场,却把风头留给别人

潮汕最低调的富豪,从不炫耀,怪不得财神都向着他

龙光地产纪海鹏(前排左2)出席“易居企业”上市仪式

今年7月20日,龙光地产战略入股的易居企业集团在港交所上市,龙光地产董事局主席纪海鹏亲临现场表示祝贺!

身处名利场,却总是把风头留给别人。9月25日,福布斯发布了2018中国上市公司最佳CEO榜单,纪海鹏斩获了这一项含金量极高的大奖,位列房企CEO排行第四。事实上,今年以来,他与龙光地产收获的大奖很多,比如入选《财富》2018年“中国最佳董事会”50强、再度成功入选福布斯2018亚洲上市公司50强、2018在港上市房企投资价值 TOP10第3位等,可说是拿奖拿到手软,另外也因其骄人的成绩单,深得资本市场认可。

可这位叱咤地产风云、粤港澳大湾区房企领头羊——龙光地产掌门人纪海鹏,却总是在聚光灯外,有关他的故事,仅有零碎报道、鲜少的照片。除偶尔在公司业绩发布会上露面外,纪海鹏作为龙光地产掌门人、实控人,极少在公开场合露面,既不接受采访,也不发表讲话,一如既往的低调。

要不是一份榜单的出现,让他及龙光地产家族成员为外界瞩目、好奇,纪海鹏可能还是继续他的“闷声发大财”,踏踏实实做事。

2014年,福布斯全球财富榜发布,时年24岁的女儿纪凯婷,打败facebook联合创办人,以13亿美元(约合80亿元人民币)的身价,一跃成为福布斯全球最年轻的富豪。2013年,纪凯婷被父亲纪海鹏推上舞台中央,出任在港上市“龙光地产”的非执行董事。

潮汕最低调的富豪,从不炫耀,怪不得财神都向着他

龙光地产纪氏兄弟:纪海鹏(右2)、纪建德(左2)

几年来,无论是年度还是中报业绩发布会,总是龙光地产管理层的四个人物出现,分别是董事局主席纪海鹏、2018年1月底刚从哥哥手上接过行政总裁一职的纪建德、高级副总裁肖旭、首席财务官赖卓斌,同时四人均兼任龙光地产的执行董事。

龙光地产的非执行董事仅设一名,即纪海鹏的女儿、“龙光公主”纪凯婷。

3月22日在香港四季酒店举行2017年全年业绩会上,这是与弟弟纪建德交接了龙光地产行政总裁一职后的首次业绩发布会,换句话说,正是龙光地产完成经营层代际交替的关键时刻。纪海鹏在发布会上表示,业绩不俗的龙光地产,核心溢利比千亿房企还多。蛮有意识的是,并非第一次出席发布会的新任行政总裁纪建德,却像“见习生”一样,一言不发。由是可见,与哥哥纪海鹏一样,纪建德也是延续“低调”、“谨慎”、“不喜曝光”的作风。事实上,与很多上市公司不同,龙光地产掌门人家族成员很少出现在企业官网及其他公司媒介上。

龙光地产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其管理层将年度的销售目标由年初的600亿元调升至700亿元,按照合约销售额复合增长50%以上的递进速度计算,2019年龙光地产将可能进入“千亿房企俱乐部”。纪海鹏表示龙光地产对未来充满信心,分享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红利,3至5年内公司将成为粤港澳大湾区龙头房企,核心利润进入全国前十位。

潮汕最低调的富豪,从不炫耀,怪不得财神都向着他

龙光运动会的开场节目《未来之光》

马云曾就浙商与粤商做对比:粤商更为低调,闷声发财;浙商很高调,自带网红色彩。

“少说多做”,是潮商、闽商的家族企业掌门人相同的特点,他们一般不在(或者少在)媒体露面,生活作风上也是低调、内敛,这与其地域文化有很大关系。潮汕和闽南人多是坚信,为富要善“藏”,要藏富、藏智、藏巧,喜欢收敛锋芒。

只有小鱼小虾小螃蟹,才会浮在水面,而真正的大鱼,都是深潜海底的。低调,并不是胆子小,恰恰相反,海内外潮商、闽商不光是胆子大,“老虎的屁股要敢去摸、敢去碰”,做事更是雷厉风行、目标远大。

纪海鹏是来自潮汕的地产商人,与其兄弟、亲戚纪建德、姚美端、姚耀林联合创办了龙光地产。龙光地产起家于汕头,靠城中村改造发家,后将总部搬迁至深圳。两年前,广东媒体报道中,对鲜少出现在公众面前的纪海鹏,曾以“低调而激进的深圳地王”封号,如此来看,一个低调的老板,往往是眼光超前、心思缜密的人!


潮汕最低调的富豪,从不炫耀,怪不得财神都向着他



首富特没劲!78岁亚运会赛场拿奖牌

潮汕最低调的富豪,从不炫耀,怪不得财神都向着他

印尼首富黄惠祥

福布斯《2018印尼富豪榜TOP50》日前发布,祖籍福建泉州的印尼企业家黄惠祥、黄惠忠兄弟为印尼首富,坐拥财富达350亿美元,且连续十年蝉联福布斯印尼富豪榜榜首,实力碾压榜单上其他印尼富豪。

据悉,黄氏兄弟70%的身家,来自于二人旗下的中亚银行(简称BCA),总部位于雅加达的中央亚细亚银行,创办于1957年,是印度尼西亚最大的私营银行。

黄氏两兄弟富可敌国,但彼此却不分你我,而且一直保持着朴素低调的生活习惯;不过,虽然均年逾古稀,却退而不休。

2018年亚运会上,78岁的印尼首富黄惠祥与另外五名印尼桥牌选手一起夺得了桥牌项目超级混合团体赛的铜牌。黄惠祥个人净资产位列《福布斯》印尼富豪榜首,他说自己6岁时就开始打桥牌了,是受爱打桥牌叔叔的影响。他告诉别人:“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好的商人或好的领导者,那么你应该打桥牌。”因为,这项运动没有年龄障碍,还有助于他经营自己的生意。

他说,桥牌是一个决策游戏,就像商业一样,“你需要收集信息,分析信息,做出决定。”

潮汕最低调的富豪,从不炫耀,怪不得财神都向着他

黄惠忠

与哥哥一样,弟弟黄惠忠也以低调著称。《雅加达邮报》曾报道黄惠忠的一次活动,说是印尼央行举办年度银行家会议,当黄惠忠到场,与会的绝大多数人根本没有想到他会出现。在被告知对方是印尼首富黄惠忠之前,一些银行家甚至不知道,“他们正与这名资产高达85亿美元的大亨在说话”。

被人忽略的黄惠忠,走进印尼央行大楼时,孤身一人。既没有秘书,也没有助理,更不用说保镖了。很多商界大佬、巨头多携带镶金嵌钻的手机,可他手上拿的是印尼市场“大路货”黑莓手机,而且还是一款老旧版的。另外,他脚上穿的鞋,也是印尼本土产的,一身非常朴素。

黄惠祥、黄惠忠这两个印尼首富兄弟,素常均保持低调简朴作风,深居简出、独来独往、日常不带秘书,也没有助理,更少见什么保镖、奢侈品。由于两兄弟行事低调,几乎被外界忽略,甚至不少媒体报道时都将他们名字给翻译错了。

黄氏兄弟,祖籍福建晋江池店镇潘湖村,父亲黄维源,是针记国际集团旗下印尼针记烟厂的创办人。族谱上,潘湖老家的人也称其父亲为黄渭源。1920年,黄维源随黄惠祥、黄惠忠兄弟的祖父黄集仁(讳:黄进铎)下南洋,由晋江取道新加坡,后徙居印尼中爪哇省。

起初,黄维源靠摆香烟摊为生,后与人合开鞭炮厂,移居到中爪哇一个叫古突士金湖的地方。1951年,黄维源收购了一家濒临破产的卷烟厂,工厂规模很小,即今天印尼“针记集团”前身。(注:最初卷烟品牌叫“唱针”,后黄维源将其简化为“针”,“针”也就成了黄维源家族企业旗下的第一个品牌。)

黄氏二兄弟都出生在爪哇省,哥哥黄惠祥于1939年出生于该省的古都斯,弟弟黄惠忠1941年出生于该省的三宝垄,后来二人都在三宝垄的蒂博尼哥罗大学读书,成了校友。从很小时候起,兄弟俩很就协助父亲参与烟厂业务,在管理卷烟厂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潮汕最低调的富豪,从不炫耀,怪不得财神都向着他

上世纪50年代黄维源一家人合影

印尼,号称“烟草王国”,是全球高质量烟叶的重要产区。烟草业产生不少“烟草巨子”,除黄维源家族外,有不少家族烟草企业,成了印尼最赚钱的生产集团,比如祖地是福建安溪魁斗的林天宝,其领导的圣波纳集团目前是印尼第二大的华裔企业集团、印尼第三大烟草公司,在印尼、马来西亚、越南等地都设有自己的烟厂。

天有不测风云,1963年的一场大火几乎将卷烟厂焚烧殆尽,过度悲伤的创始人黄维源,不久便离开人世。整个家族企业传承重任一下子落在二位年轻家族二代黄惠祥、黄惠忠两兄弟肩上,两兄弟没有退缩,在父辈的基础上重建了烟厂,并亲自执掌烟厂。

精诚合作“兄弟连”,面对家庭、事业突遭变故,“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在他们的的努力下,烟厂的事业蒸蒸日上,并远远超过了父亲。

一场火灾让针记受到重创,让黄氏兄弟得到一个深刻的经验教训:家族企业必须走多元化道路,分散经营风险。

从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他们开始多元化发展,并完成了雄厚的资本的原始积累。如今,黄氏兄弟的针记集团,已是一家涵盖银行、地产、银行烟草、通讯、电子、棕榈业等多领域的跨国商业帝国。

潮汕最低调的富豪,从不炫耀,怪不得财神都向着他

印尼中亚银行(BCA)

印尼中亚银行(BCA),如今是黄氏兄弟针记集团的旗舰产业,创建于1957年,本属于印尼前首富林绍良,林绍良祖籍也是福建,与福耀曹德旺一样,都是福清籍企业家。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中亚银行出现大规模挤兑现象,第二年因资不抵债,被印尼政府成立的重组机构以“保护中小储户”为名接管。

当时,遭受金融风暴冲击中亚银行,因遭到大客户贷款而停滞,民众恐惧政府关闭数十家银行,进而抢着把储蓄资金提取,每一个提款机都是排长龙等待挤兑。为了拯救中亚银行资金,政府发放央行流动资金达52兆盾;但作为换取条件,林绍良的三林集团须提交旗下108个企业至政府代表机构——印尼银行重建机构(IBRA)。如此之故,印尼前首富林绍良旗下的三林集团开始衰弱,危机后虽有一定恢复,但已难再现昔日荣光。

中亚银行于2000年上市,二年后,IBRA将其51%股权出售予一家名叫“法灵多”的投资公司。“法灵多”本是黄氏兄弟和美国投资公司法拉隆资本公司共同持股的企业,后来,黄氏兄弟逐步取得控股权,持股比例高达92.18%,经过一连串复杂的收购后,至2010年,黄氏兄弟已成为中亚银行的绝对控股股东,并成为家族财富版图最大的收入来源。

潮汕最低调的富豪,从不炫耀,怪不得财神都向着他

印尼针记香烟集团董事局执行主席黄志胜

如今,印尼针记香烟集团主要由家族第5代、即针记的第三代接班人黄志胜掌舵,黄志胜生于1970年,是印尼针记香烟集团董事局董事长黄惠忠的长子。

对于家族的成功因素,黄惠忠强调:他相信自身的奋斗,“如果你问我的兴趣爱好是什么,那很简单:工作,工作,再工作。”

从家族第一代高祖黄兴祥算起,印尼首富黄氏家族如今已传承至第五代,跨越“富不过三代”魔咒,其基业长青的成功之道,莫过于“家和”文化。在“不分家”传承模式下,以家族亲缘关系为纽带,把团结、低调、勤勉、重视亲情的精神,代代薪火相传。

也许,有人会说,靠烟草盈利的企业,赚的是一种“罪恶钱”,之所以低调,在于其“负罪感”。 黄氏兄弟家族,已意识到这一产业“原罪”,探明利用家族基金“针记基金会”等方式,从事许多慈善公益活动。不过,需要指出的是,目前针记集团赚最多钱的公司,并非来自烟草业,而是银行、地产业。

环顾全球,众多家族企业的名字“如雷贯耳”,但其背后掌控的家族却隐身聚光灯外,几乎悄无声息,非常低调,也就是人们说的“强势做事、低调做人”的低调企业文化。对于家族企业而言,低调与张扬相比,所带来的好处不少,比如稳健、少浮躁、多现实、埋头实干。

很多人探讨日本“百年老店”为什么那么多,“长寿”基因是什么?其秘笈很多,却有一条成因不容忽视,那就是危机意识强。当危机意识应用于企业经营与管理、以及创始家族内部治理上,特征多表现为隐秘和低调,甚至是以神秘存在。比如,家族财富仅次于软银孙正义和优衣库柳井正的日本超级制造业巨头——Keyence(基恩士),一年存赚百亿,在工厂自动化领域享誉全球,由于他们采用“直销”模式,不少人甚至忽视它的存在。可外界对于日本第三富豪、创始人滝崎武光其家族成员的结构却知之甚少,为防止“裙带关系”,滝崎武光禁止公司高管及自己的亲朋好友进入企业。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