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视频
我们的教育要教会孩子去赢,更要教会他们体面而有尊严地输
发布时间:2019-04-13
 
我们的教育要教会孩子去赢,更要教会他们体面而有尊严地输

今天,我们如何理解大家耳熟能详的“德智体美劳”?

12月3日,GES 2018未来教育大会在京开幕。央视新闻中心评论员白岩松在主题为“教育与更全面的人”的演讲中,分享了他对这5个字的理解。不过,他还加了个字:“情”。

一如“白说”的言说风格,白岩松的演讲干货不少,金句不断,引人深思,其中关于体育的诠释给人的印象尤为深刻。

据了解,本届大会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教育部直接指导,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北京师范大学、腾讯、GSV(全球硅谷投资公司)、新东方、好未来联合主办,大会以“融合•创新 让教育点亮每个人”为主题,“学校与社会”、“教育与科技”、“区域与全球”为核心议题。

对于我这个岁数的人来说,可能总会想起小时候关于教育的几个字,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恰恰是这几个字的新时代变化,这几个字就是:德智体美劳。我还想加一个:。但是每一个字我觉得在新时代的教育背景下都在发生变化。

“德”:教育首先要塑造公德,守住公共秩序

过去我们说德智体美劳,一说“德”,更多的在谈的是一个人的道德,德行。可是我觉得今天的教育,我们是否要加上“公德”这样的一个字眼?大家都已经能够看到一个人的不文明和缺乏公德,甚至将一辆载着乘客的公共汽车开向江里头,最后消逝生命。过去我们认为一个人缺公德,恐怕仅仅是一个烦人的地方,但是现在公德甚至会要走你的生命。很长的时间里中国的德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在熟人世界里,一部分是在陌生人世界里。因为中国长期是农耕经济,所以我们在熟人面前拥有全世界最高的道德水准。在哪个国家都很难看到像中国这样,熟人之间会抢着买单。吃完饭,甚至会打起来。只要是熟人,什么都好办。但是一进入陌生人世界,这个约束迅速减少。我曾经亲眼在飞机上见到这样一个场景:两个中年男子也许是喝多了或者怎么样,一个男子在机舱里不停地大声说话,他的同伴劝说他小点声,没想到这个男子依然不客气地说:“这里又没有人认识我,无所谓!”你看,在我们的内心世界里,只要进入到陌生人的世界,德行便不受约束。因此,在谈论教育的“德智体美劳”方面,作为教育的第一点,今天我们需谈论如何教育一代人有“公德”。

今天可以看到我们任何城市当中,在交通秩序领域,一片混乱,难道我们塑造出来的本科毕业生、硕士、博士都是有才华,但是不守公德的人吗?我们如何能让小老百姓逐渐过渡到公民?公民就是对远方的事情当成身边的事情,对陌生人当成亲人。我关注一切,因为他们都与我有关。塑造的人才更重要的是能守住公共秩序,拥有公德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教育要在这个基础上发生很大的改变。

“智”:现代教师正从知识的传递者转变为智慧的传递者

接下来要说“智”。我看到我们师范大学在培养未来的老师,我妈妈也是师范大学毕业的,我爸爸也是师范大学毕业的,我现在自己也在当老师。我觉得现在当老师越来越难,为什么?因为如果老师只是知识的传承者,终于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时代,为什么?如果你只要是讲知识的话,你刚讲到三,底下的学生可能百度到八了。知识越来越不是被少数人所掌握。如果你只传递知识,很难。学生甚至可以用现代的手法,不管是用百度,还是翻墙,都可以迅速地获得知识。

我认为现代的老师正在逐渐地由知识的传递者向智慧的传递者方向转变。因此,德智体美劳的的“智”恐怕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我们要更关注的是智慧。你会看到我们身边的很多年轻人似乎无所不知,但是不能转变成行为,不能转变成为一种思维方式。他不缺知识,但是缺智慧。缺生活的智慧,生命的智慧,缺很多方面的智慧。因此,在德智体美劳这五个字面前,我们如何在未来的教育当中把“智力”变成“智慧”?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体”:让孩子们学会如何体面并且有尊严地输

接下来要说的是“体”。我觉得这是欠缺的。可能我们几乎所有搞教育的人都清楚,在我们心目当中最棒的一个校长,那当然是北大的蔡元培。北大的蔡元培伟大在哪儿?我觉得两点:第一点,他到了北大当校长之后就提出了更全面的人这样一个教育理念,跟百年之后十九大提出全面的人是遥相呼应的。在他培养更全面的人当中,他为北大引进了第二个很重要的变革,那就是体育。

昨天我遇到华东政法大学的前校长,前校长跟我讲,华东政法大学前身是圣约翰大学。圣约翰大学是中国的现代体育和奥林匹克的诞生地。最早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在他们教务总长陪同下前去奥运会的。

为什么老一辈的和被我们敬仰的教育家都把体育放在了格外重要的地位?我觉得今天我们是不是要重新评估德智体美劳的这个“体”字?是不是在我们所有教育者当中都把体当做了健康的概念?忘掉了体育的“育”字?为什么蔡元培老校长,为什么圣约翰大学,为什么现代世界会把体育的“育”看得如此之重?

据我了解的数字,现代的孩子生活发生了非常积极的变化,但是在很多身体指标上居然不如我们这一代人,不如我们这一批在饥饿当中成长的少年。无论是从肺活量,包括前几天我在跟一个学校沟通,我说我们那个时候每一个男生做标准的引体向上做十个是标配。结果他感到非常惊讶,现在没有几个孩子能做超过十个标准地过了下巴的引体向上。那我们的时代进步在哪里?但是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我觉得不仅仅是健康的指标,更重要的是体育给了孩子什么?

2012年的时候我在参加伦敦奥运会,伦敦奥运会的一个主题叫“激励一代人”。在奥运会即将结束的时候有记者问伦敦奥组委的人,说,你们理解体育是怎样激励一代人的?它激励了一代人什么?伦敦奥组委负责人说,第一句话,中国人都熟悉。他说,首先体育教会孩子们如何在规则的约束下去赢。中国这么多年来就是一个成功学泛滥的国度。所以教会人们去赢,而且是在规则下赢,那这有点新意。但是教会人们赢,不让人意外。

接下来他说了第二句,对我来说影响巨大,而且印象深刻。他说首先体育教会孩子们,年轻人如何在规则的约束下去赢,接下来教会孩子们如何体面并且有尊严地输。请问,在中国的教育里什么时候教过我们的孩子体面并且有尊严地输呢?如果我们不能教会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体面有尊严地输,并且把体验有尊严地输上升到一种叫“第二种成功”的概念的话,我们怎么可能发生巨大的变革呢?

大家总说我们中国要强调“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等等等。强调自主创新,我认为在中国这个国度里创新是必须要提出来的,但是它和我们整个民族的基因是相对抗的。我们必须改变民族基因,因为我们的民族基因里叫“枪打出头鸟”。我们所有的民间说法,都是与创新相违背的,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躲在后面。更重要的是我们有包容错误的环境吗?我们有漂亮的失败也是一种成功的环境吗?如果没有漂亮的失败也是一种成功的环境,我们怎么可能创新呢?每个人都要做看得到的成功,不敢去做有可能面对失败的尝试,创新就不可能。

当然,提到创新的话我们有很多问题,比如说自主创新。自主创新,大家都把重点放在了创新上,在我看来重点应该在“自主”上。如果我们每个人不能自主,谈何创新。一个院士搞的科研项目经常靠处长来审批。我们有几个人在做着异想天开的试验?而在美国的硅谷有很多人做着让中国人看来开玩笑一样的探索。但是伟大的创造和创新不就在这开玩笑和异想天开的尝试当中诞生吗?如果我们整个社会不能够接受体面并且有尊严地输,并且把这种体面和有尊严地输当成一种成功的话,谈何创新?我们的孩子如果不能从体育的育当中学会去赢,更学会体面并且有尊严地输,我们怎么可能在民族的基因里慢慢地变成一个创新的国度呢?所以体育现在要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复杂和伟大。而不仅仅是一个中国足球,或者中国篮球这么简单,或者说让孩子们跑个八百米锻炼一下身体,不是!它磨炼一个民族的意志,改变一个民族的基因,体育的重点不在体,在于育。

“美”:培养一代又一代中国人与时俱进的审美能力

接下来是德智体美劳的“美”。前几天我做了一期节目,这期节目说难得的见到中国的很多城市开始拥有了新的审美。今年秋天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北京、成都、武汉、上海等很多的地方叫缓扫落叶。在拥有好树种的公园和街道里缓扫落叶,让落叶之美,秋天之美呈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这在过去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在过去的话,我们恨不得讲究效率,叫落叶不落地。清洁工要迅速地把它扫干净。但是我们今天的审美终于过渡到我们可以审秋天这种金黄色之美。北京有几十个公园全部推出了这样的活动。一方面我们看到了我们审美发生着很大的改变,但是另一方面依然看到很多问题,上海有些街道缓扫落叶的同时,为枯了的树安装上了红色的人造的花,难看的一塌糊涂。

坦白地说,未来的中国,对我们各个政府的执政人来说,审美是一个非常高的挑战。既然改革是从生活到好生活,到美好生活,加了一个美字,请问对未来所有决策者审美水平是一个多高的要求?我们的要求是否从一开始就会跟上时代,培养拥有审美能力的民族呢?我们究竟把审美放在了如何重要的位置?还是几乎不太重要?

您请看看中国的校服就知道了。我见过的全世界,首先代表一种进步,能有校服说明这个国家还可以了。但校服好不好看,真透露了一个民族的内心。要找比我们的校服更难看的太不容易了。而且我们家长给孩子永远是要大一号,学校也是要大一号。所以我们从小到大就没穿过合身的衣服,这就是一个民族的审美,而恰恰发生在我们的校园之内。所以我认为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教会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拥有与时俱进的真正的审美能力,是教育的一个特别大的挑战。

“劳”:我们要拥有新的劳动概念

接下来要说“劳”。过去我们这一代人知道,德智体美劳,劳,强调的是劳动,同呼吸,共命运,要学工学农。我觉得现在的劳更多的是要用智力创造的劳。当人工智能都成为一种现实的时候,我们现在的劳动能力要体现在哪方面,我觉得要体现在智慧方面吧。我们要拥有新的劳动的概念吧。

“情”:没有情商的教育,很难有和谐社会

最后我想加一个“情”。我认为我们长期以来教育都过多地强调了智商,如何在我们的教育当中增加情商的概念,能管控自己的情,能敏锐地了解到周边的情绪,能处好人际关系,想要让中国成为和谐社会,恐怕整个中国需要有高级情商的一代又一代人。没有情商的教育,中国想要变成和谐社会是很难的。这就是我理解的现代社会的“德智体美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