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视频
《乌合之众》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9-10-13
 

乌合之众

                                                   [] 古斯塔夫·勒庞

 

寒假看的书,一直拖延到今天才写,实在是不应该,果然家和假期加起来就是懒惰的温床。所幸的是,还记得在课余回忆回忆这本我喜欢的书。虽然说,这本书看上去跟法学没有关系,毕竟它是出名的心理学著作。但是,阅读下来你会发现,其实与法学应用息息相关。

此话怎讲?那么,我觉得应该先讨论法的目的。在我看来,法所要调整的就是社会的关系用以维护执政党的统治、维护国家秩序,而社会的关系的主体则包含在广大的人民群众中。而普通的公民是不需要系统的学习法律的,那是行政者该细细研读的东西。普通的公民则是在法的示范和影响下,在日常的讨论中,慢慢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对法的解释,而形成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群众之间的相互影响。一个规定或者一个案例的审判,总能引起人们的讨论,那么最后,这些人就会形成了这群人的法的看法,接着这些人会跟别的人继续谈及,那么这种想法就扩散了。如果,法能够正确的指导,那么法治社会将不是口号;反之,则会引起人们对法的不自信,引起群体性的异议,那么就起不到当初法的目的了。所以,群体心理学对于法学的学习还是有一定的指导借鉴的作用的。

解决完上一个问题,很显然,我会更倾向将里面的思维和生活中的法律事件进行结合和反思,但是毕竟阅历有限,可能漏洞百出,所以我还是得先介绍一下书主要的内容,至少减少对书本内容的歪曲,虽然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其实,全书很简单的就是想描述一个观点——群体精神统一律。也就是为什么叫做乌合之众。以一个保守派的旧精英,来看待狂热的、彻头彻尾的法国革命,认为群体聚集以后呈现出很多低劣的特点——易怒、情绪化、低智商化、破坏性。因为特定的身份,所以观点难免会显得偏执。但是正是因为他有论证的偏执,使得他的说理更为有力,而不像同样偏执的刘瑜一样,总是无法完美的自圆其说、有种和稀泥的感觉。当然,也得指出,书中存在一定种族歧视,但是由于时代的局限,我们不能做过多的批判。

通读完全书,我第一反应就是文革,第二是书中所提到的对于教育的问题,第三则是由书中所诟病的但又不得不支持的陪审团制度,所联想到的我国法律审判的问题。接下来我就一一说说。

首先是对于一直被批判的文革。一直以来都是被认为这是自上而下而引发的左倾错误。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让这场动乱发起、持续、最后难以收手?是否会想到为什么当初以尊师敬长、友好相处、中庸为道的中国人却干出了这些伤天害理、损人不利己的事呢?首先,为什么会发起呢?导火线——新版海瑞罢官?然而,就靠这篇文章?是不是太敷衍了?我觉得,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暗示,自上而下的暗示,暗示着全国人民,我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阶级斗争。然而,群众怎么能理解这么深层次的阶级斗争问题,他们只能片面的从一些形式上来解读这一暗示——破四旧、打倒刘少奇、邓小平,到后面变成万事皆可反革命,最后只要是知识分子都批斗。好的,回想过来,批斗知识分子和阶级斗争有直接联系么?那么,这种演变的过程就是暗示的力量,这种暗示最简化的解读政策,并变成一种形式,而形式又在一次一次的暗示中歪曲,最后成为了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样做就对的莫名局面。这就是心理暗示的传染性、极简性。

紧接着,就是心理暗示形成以后的那种伪正义性。每一个批斗别人的人们,热血沸腾,都认为自己是在为国家出力、在伸张正义,和当年的斗地主、打日本鬼子有着同样的心理。有了所谓信仰的支撑后,做什么事情都充满了正义感,每个人都是法官,以自己的标尺来衡量所谓的反革命分子。这就是为什么,人们会干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却丝毫没有察觉,反而觉得自己离正义,离所谓的共产主义更为接近。结果我们只是存在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群众作为政策的接受者,作为心理暗示的载体,在其中发酵,纷繁复杂,这就是了解群体心理学重要之处,每一样法律都应该考虑严谨,以防止文革再次出现。甚至可以利用这种暗示的心理,在颁布的同时,提前准备好一个简化的、容易理解的、具有代表性的例子作为暗示,省的让大众自己讨论,进而歪曲。

第二个要提的是如今的义务教育。义务教育一直以来都是国家所倡导的,但是作者却提到了一个问题,当人们掌握了知识,便会开始对现状不满,但是由于这些知识纯属记忆和机械性的训练,又加大了人们对学习痛苦的感觉,进而用先进的理论来打击如今不尽人意的现状。那么,不满将会加剧,上升。最后,自己的政府就会被自己的政策所打败。就如同清朝被自己建立的新军推翻一般。当然,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这是一种进步。但是对于一个政党来说,这是致命的伤害。但是不进行教育,闭关锁国同样是失败,所以如何将教育转型、提供更多新型的岗位来满足人们日益增加的诉求,就变得极为重要。当意识到一个问题的同时,我们不仅要批判它,而且要想出解决的方案,如果一味的批判而不思考,那么所有的批判都是徒劳。当你废除了一项制度,那么就应该有新的制度来替代它,如果没有,还不如维持现状,这样也不会留下断层。

第三个就是审判的问题。对于中国来说,由于我国采用大陆法系,所以陪审团没有起那么多的影响。而文中批判了陪审团中也存在这群体精神统一律。此话怎讲?比如说,一个老道的律师,可能就会应用好暗示的作用,发觉这群陪审团中具有代表性的成员,并带动他,暗示他,接着他就会发挥领导作用,慢慢的感染整个陪审团,最后就达到群体精神同一律的境界了。而对于中国来说,很多时候一些案件,会受到民间舆论的冲击。当然,舆论固然有好,但是以过分的道德去审判案件的话,会出现同仇敌忾的误判。当法被道德所操纵的时候,审判就失去了意义。可能司法独立也是为了这个吧。

总而言之,对于群体心理学的研究至关重要。毕竟,领导十四亿中国人,其实就是在领导千百万个群体。而引导好群体的心理,让他们向忠诚、进取而不狂热的方向创新和发展,发挥群体心理中有利的一面更是应该关注的重心。

 

 

 

 

 

 

 

 

 

 

 

 

                                     2017.03.07  19:14  冯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