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体育
宁远名人榜||欧阳晓平:十九届中央侯补委员 曾被《人民日报》誉称为“21世纪中国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奖的青年科学家”
发布时间:2019-08-08
 

欧阳晓平(1961——)

梅花香自苦寒来

——记中国工程院院士 核科学家欧阳晓平


    欧阳晓平,1961年1月出生,宁远县人。他出生之际,正值三年自然灾害,举国上下都在过穷困日子。值得庆幸的是,在他的少年时期,他的父母就非常重视他和弟弟妹妹们的教育。或许是受到电影的影响,父母觉得电影里面的高科技很好,如果我们国家能够自主发明类似于影片中的激光或者其他先进仪器,外国人就不会欺负中国。因此,在欧阳晓平很小的时候,父亲就鼓励他努力学习,将来做一名伟大的科学家。当时,他的家境不好,父母供养他上学十分不易。懂事的欧阳晓平完全明白父母的用心,父母对他的期望越大,他的动力就越足,他刻苦攻读,立志要用出色的成绩来报答父母。

付出总会有回报,1979年,欧阳晓平终于以绝对的优势考上了零陵师专(现湖南科技学院)。1982年毕业后,他响应国家号召,支援边疆,到新疆马兰中学当教师,一干就是三年。在此期间,离家虽远,条件亦差,他以积极的态度对待人生,忙里偷闲,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考研上。那时候,由于师资力量严重不足,特别是没有英语老师,但他意识到英语的重要性,决心自学。一本英语词汇,夜以继日背诵,一周时间就全部背下来了。此后,他的英语成绩总是很优异,其他各科成绩也出类拔萃。1986年,他考入西北核技术研究所攻读物理专业硕土学位。

读研究生一年级时,欧阳晓平被送往北京大学基础物理系培训一年。一年中,他只去过一次香山,其余时间都是在校园里度过的。他心无旁骛,每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等到学期学满后,他已经自修了41个学分,还有包括英语在内的无需考试的几门学科。对他而言,专业知识基本上能够运用自如。不仅如此,在计算机汇编语言方面,他仅仅上了半节课,就凭借自己的悟性考了90多分。在一次期末考试中,欧阳晓平答完考题后第一个交卷,答题速度惊人,而且还是满分,连老师都为之惊叹。

北京大学是一个自由的学府,学子们可以凭着自己的个性和喜好多向发展。同学们经常不去上课,但欧阳晓平严格要求自己:作为一名学生,绝对不能有一次迟到、早退。老师授课时,教室里经常会出现欧阳晓平一个人听课的情景。

在北京大学学习一年后,欧阳晓平再次回到西北核技术研究所。在所里领导以及专家的带领下,欧阳晓平逐渐成长,在研究所陆续承担了一些科研重任。

他在紧张有序的工作中反而得到了更好的历练。1996年,科研项目告一段落,欧阳晓平得到了领导的肯定。所里的领导支持他备考复旦大学博士,以实现他多年的梦想。当他得知复旦大学仅有20天的报名时间时,便在第一时间报了名。由于时间紧,他仅仅复习了一个星期,就顺利地考进了复旦,其中有一门竟然考了90多分的高分。那时已经是副研究员的他,觉得不应该让老师操太多的心,因此经常独立做课题。博士生期间,他发明了3项专利,获得一个部委级的一等奖、一个国家发明奖和全国博士生优秀毕业论文。博士论文答辩时,他得了96分,其中一位评委给了满分。

2004年,总部领导有意让欧阳晓平去大学进修。他觉得如果去进修,全年没有什么项目要求,相当于把时间都浪费了。思来想去,倒不如做个可以自选课题的博士后。于是,2004年11月,他进入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核科学与技术学科核技术及应用专业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工作欧阳晓平以一名博士后的身份来到了清华大学。站在清华大学这个顶尖、宽广、前沿的学术平台上,浓厚的学术氛围让欧阳晓平如鱼得水。在科研上,他总是遵循“以国家重大需求为出发点,以解决基础科学技术问题为落脚点”的原则致力于前沿科学问题的研究。到清华不久,他在一个国际前沿问题的研究中就获得了发明专利。在完成自身科研项目的同时,还经常与不同学科领域内的博士后人员相互交流、学习。欧阳晓平说,“学无止境,如果你以一名学生的身份去和他交流,你就会学到更多的东西,低姿态做人很重要。清华这两年的博士后经历是非常宝贵而难得的,对我促进和帮助很大,好多人不能理解,觉得他去清华镀金,让他们去说吧,低头做自己的事,不必抬头看别人。清华这两年博士后的学习和工作,让我进一步提升了对于学术研究的敏锐和判断力,教会我从做传统科研转为做学术科研,也使我从一个工程型科技工作者转型为一个学术型学者。”正是这份执著情怀和学术境界,2005年欧阳晓平获得了“全国优秀博士后”荣誉称号。

 欧阳晓平一天的工作通常在早上八点开始,晚上十二点结束;兴到浓时,实验室里的灯常常到两三点还亮着。有一次,欧阳晓平从上午十点开始做实验,一直到晚上两点多结束,回到家后才发现,自己投入到实验中已经整整一天没吃饭,但总还觉得问题还没有解决,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欧阳晓平说,“做学术研究就应该像激光一样,方向性强,单色性好,能量集中,你要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把它做完为止”。在一路“所向披靡”的优异成绩背后,除了“超级大脑”,当然还有着九十九份的勤奋与付出。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都说早起的鸟儿有食吃,何况欧阳晓平是一只早起的有天赋的鸟儿呢?

 科研带给欧阳晓平无穷的快乐,还常常使他在睡梦中获得灵感。1994年,在一次从北京到兰州的火车途中,欧阳晓平在梦中“火花”乍现,为一个困扰自己许多年的新探测原理问题找到了解决方法,“这时脑子里的电好像突然全接通了”,醒来后,他立即将梦中的方法记录下来,随即付诸研究,在经过半年的攻关后,做出了无源介质快中子探测系统,填补了我国在该类中子探测技术的空白;投入国防应用后,解决了国家一系列重要测试诊断难题。而这个研究也为欧阳晓平带来了国家发明奖和国家科技进步奖的荣誉。

 这个灵感的乍现,并不是运气的垂青,而是源于欧阳晓平多年的积累思考,“机会从来都是给有准备的人”。敏锐的直觉要归功于他丰富的经验,碰到的问题,他总会放在脑子里,因而思考问题习惯多角度寻找方法,久而久之,脑海里就积累了很多想法,解决问题也就多渠道了。“正如大海里才有鲸鱼一样,你要有积累,有容乃大,容量越大,思维的空间越多,你得到的也越多。”这些旁人视为的悟性,都是欧阳晓平勤于思考的积淀。

 欧阳晓平工作的时空模式,为他的科学创新提供了佐证。夜深人静,月朗星稀,欧阳晓平的思绪就会飞向远方。那时,他就会推开窗户,看看窗外的月色凝神沉思。在银白如霜的月色下,“心里面亮堂得像柔美的星空,一点垃圾都没有,觉得整个身心都被梳理了,新的灵感在孕育着…”这时候,他推想着新的实验过程和那可能的科学结果,把天马行空般的思绪抛撒在那无边无际的夜色中,或许这是欧阳晓平最为醉心的时刻。

 欧阳晓平曾经说过:“如果做科研得不到国家奖,说明自己的水平还有待提高。”在攀登一座座科学高峰的历程中,他常常以这句话策励自己。早在1995年,30多岁的欧阳晓平就一举获得了第一个国家奖。然而,荣誉背后却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那一年,他去兰州出差,半夜起来时不小心摔了一跤,差点为此丧命。当晚,他高烧不止,被同事送到医院以后,医生诊断出这是急性脑膜炎,并给他做了几次脑穿,最后给他的家人下了两次病危通知。远在浙江、心急如焚的爱人千里迢迢地赶往兰州去看望他。冥冥中,他仿佛听到了妻子深情的召唤,于是,他微弱的意识里生出一丝信念:“一定要坚持,为了妻子女儿,为了父母和亲朋,我要活下来。”上苍好像特别眷顾这个既爱国、又爱家的男人,终于让他摆脱了死神的威胁,创造了人间奇迹。医生根据欧阳晓平的身体状况,建议他至少休息一年半,但视科研如生命的欧阳晓平只休息了一个月,就重新投入崇高而神圣的事业中去。没过多久,就用坚强的意志和高超的技术赢得了大奖。从那以后,各种奖项源源不断地涌来:光华国家科技基金一等奖、首批入选国家百千万优秀人才第一层次、求是奖、中国青年科技奖等。有着扎实的科研技术和敢于创新的科技理念,欧阳晓平获得很高的成就是必然的。不但如此,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所研究的课题都有一个共性——自主创新。他认为只有自主创新,才会有所突破。每当困难来临时,他都会主动地挑起大梁。别人不想做的项目,他会不畏艰难、全力以赴地去做。他坚信:另辟蹊径地去理解和研究,一定会有所进步。不一样的思维方式,必然会看到不一样的景象。1999年,他获得了一个国家奖和一个科技奖,2006年、2009年再次获得国家奖。

    欧阳晓平认为,要想真正地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首先要拥有一颗爱国心。报效祖国不能表现在空话上,应该实实在在地为祖国做贡献,哪怕添块砖加片瓦也是自豪的。他曾被公派到俄罗斯,学习西方国家的先进技术。后来,又被公派到美国学习。在美国期间,笔试是计算机的,如果你考试不合格,校方会在下个月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再不合格,就会被淘汰出局。第一次考试时,欧阳晓平旗开得胜,笔试考了92分;后来面试,他从容应对,轻松通过,令美国教授感到震惊。回国前,美国人以优越条件极力挽留他,但他毅然地拒绝了他们。他深爱着自己的祖国,他没有忘记自己出国主要是想看外国人如何搞科研的初衷;更何况,在大洋彼岸还有他朝思暮想的亲人们。他回来了,一如既往地开创新的事业。

驱动欧阳晓平投身研究的最重要外在因素,是国家的重大需求。满足了国家的需要,自己的生命才有价值。长期以来,欧阳晓平都致力于前沿科学问题的研究。从重大需求出发确定研究目标,基此开展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直到完成国家层面的重大应用,形成了独特的研究模式,也为我国相关领域的研究和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同时,欧阳晓平也将此贯彻到对研究生的指导中。“带学生,我最大的心得就是要找一个前沿的科学问题。但这个问题一定是有希望解决的,而不是死结。要看得准,才能打得准!如果给学生的课题存在颠覆性问题,他可能做三五年都没有什么进展,就可能把学生的一身都耽误了。”

欧阳晓平曾经带了一个博士生。开始接触课题时,这个博士生信心满满,可研究中一旦出现难点问题,周围同时无法帮忙解决时,便感觉备受打击,常常是过两天便意兴阑珊,向老师诉苦该课题“没意思”。但每次经欧阳晓平的悉心指导,他便明白了努力方向,并得知所开展的研究有望在核探测中形成新的分支时,信心大增,并全身心投入,一直保持着很高的尽头,最后圆满完成了博士论文研究。

欧阳晓平非常注重培养学生潜心研究的品质,让他们学会独立自主。在指导学生的过程中,发挥指路人的作用。在指导中,欧阳晓平常常是帮助学生确定选题后,让他们自己研究,定期检查学生的成果。欧阳晓平对学生的研究进展了如指掌,并在适时的情况下提供建议和帮助。这样,学生很快就成长起来了,多篇论文被评为总部优秀硕士博士论文。

2013年12月19日,中国工程院发布公告,欧阳晓平当选为中国工程院能源与矿业工程学部院士。

2014年6月,受聘为湘潭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

欧阳晓平主要从事脉冲辐射场诊断技术的研究,先后发明系列脉冲射线探测技术原理与实验方法,研制成功18种新的核辐射控测器,创建5类脉冲辐射场实验诊断新方法。先后创建了三种重要的中子参数诊断方法,研制成功六种先进的脉冲辐射探测系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中子探测体系。

先后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国家技术发明三等奖3项;部委级科技进步一等奖5项,二等奖5项,国家发明专利6项。他先后获得首届“陕西青年科技奖”、1996年光华科技基金一等奖,1997年第五届“中国青年科技奖”和1998年中国科协“求是”杰出青年奖(实用工程奖);1997年首批入选“百千万工程”第一层次,2001年被陕西省评为“优秀留学回国人员”,2004年其博士学位论文《低强度脉冲裂变中子探测技术研究》获选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同年12月被中国科协授予“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荣誉称号。曾被《人民日报》誉称为“21世纪中国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奖的青年科学家”

欧阳晓平,从一个师专毕业的专科生,到清华大学的博士后、“全国优秀博士后”获得者;从新疆的一名中学教师,成长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博士生导师,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欧阳晓平的人生经历可谓传奇。在科研道路上,他几十年如一日如饥似渴地学习,认真细致地做实验,超速完成很多人需几年甚至十几年才能完成的知识积累,在核物理中子探测领域内不辍耕耘,他实现了自身的转型和跨越,也为中国的核事业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2017年10月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欧阳晓平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