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体育
豆瓣8.9分,这才是今年国产电影第一佳作!
发布时间:2019-08-13
 


没有自带流量的明星大咖,没有炫目的特效,甚至没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这部2019年突然杀出的华语电影黑马,拿下了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纪录长片、西湖国际纪录片展映评委会特别关注,并闯入台北金马奖,获得两项提名。


是的,说的就是刚上映的纪录片《四个春天》。



豆瓣8.9分,高于79%的纪录片,与之相对的却是稀缺的排片,上映两周,累计票房四百多万。


这是什么概念,同期上映的《大人物》,6.7分,票房奔着3亿去了,甚至连豆瓣只有3.6分的《云南虫谷》,也有1.5亿的进帐...


果然,好口碑,并不能带来好票房。


但是,在春节将至的时间,大象还是要向你们推荐这部没有明星,“只是”记录一家人过年时光的电影。


“北漂的人,在春节时才能回家。就这样,从2013年开始,每年春节回家,导演陆庆屹都举着一部带录像功能的数码相机,使劲拍摄,每次春节家人的团聚,别离,这4年累计的素材,剪成了这部《四个春天》”。


因为导演,用大荧幕还原了中国人久违的“回家过年感”。


为什么说是久违?


春节题材并不少见,每逢春节,各种打着“感动”旗号的片子。


能勾出观众眼泪,但也套路满满。


比如刚刚刷屏了的《啥是佩奇》短片。



一块落后穷苦的山村,

一名愁眉苦脸的老父亲,

一个只盼着儿女赶快回家的心愿。


堪称传统春节煽情3连。



但《四个春天》导演陆庆屹打破了这个套路。


电影用真实的镜头告诉大家:


留在老家的父母,照样过的很快乐。


吹笛子,包粽子,外出踏青,虽然是在小地方,生活却比大城市,更多一番滋味。


“他们的生活不沸腾,始终如春天一般温暖”。


导演母亲正在熏制腊肠


导演镜头里的父母,是一对乐观开朗的父母。


有时天气好,老两口会落座在庭院,组成“家庭乐队”,放声歌唱。



唱一曲老歌、摇响手风琴、摆弄笛子和二胡……


“我妈妈在当地是很有名的歌手。我的家庭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但不是一个典型的家庭。在这种环境里面,被周围的环境所影响,大家都很爱唱歌。这种邻里关系让我感觉在北京很难去找得到”。


“我妈说,对歌唱个十来天不重样没有问题”。

电影用精致的构图,告诉你老家的美丽山水,远胜城市的高楼大厦。


往常的春节“催泪”大片,用近乎黑白的调色,加满颗粒感的滤镜,拍出老家“落后,闭塞”,拍出父母的孤独。


刻意调低饱和度,营造萧条的氛围


有意的“丑化”老家山水,才能逼出观众的眼泪。


但导演镜头记录下老家贵州,绿树场景,美景仍在。



每日给花草浇水,每周安排上山踏青,不光跟邻里近,跟“大自然”也很亲近。

《四个春天》里的老两口,往天棚搭葡萄架,外墙修一排花坛。



这是久困于城市的白领,难以感受到的温柔。

电影用克制的表达,道出生离死别世事变迁。


“温润如雨水,节制如露珠。发自内心,恰如其分”。



全片没有配乐,大部分音乐都来自父母二人的乐器演奏。


在记录家庭生离死别的瞬间,没有一哭二喊三上吊。


导演只给了母亲一个沉默的侧脸,克制,冷静,悲伤于无声处酝酿。


随着时间推移,你能从这个小家庭,看出整个时代的变迁,或者说:


“中国家庭年味的消散”。


电影里最早出现的影像是1997年,那时子女全部到齐,放烟花,看春晚。


难忘的1997


一家人侃侃而谈。


随着年岁渐长,一家人再也难齐聚一堂。


老家也陷入冷清,萧条。



你多久没见到,春节绽放的烟花了?



饭桌上的碗筷变少,父母也日渐衰老。




第三个春天,经历亲人离世,导演爸妈变得沉默寡言。


“拍到2016年的时候,我爸妈的身体情况明显受到我姐姐离世的影响衰老了不少。我非常担心他们看不到这个片子,所以那个时候我跟朋友说要剪出一个完整的版本给爸妈看”。


第四个春天,气温回暖,父母又开始歌唱起来...


年味逐渐消散,但生活还要继续...

《四个春天》没有跌宕起伏,有的只是平平淡淡的家庭生活。


《四个春天》没有卖弄苦情,而是把家里的酸甜苦辣一一诉说。


但你能感受到,中国家庭自有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