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体育
游戏二三事【第三期】——黄金时代
发布时间:2019-06-09
 


诸行无常,近来几桩难以预料的事接踵而至,因此文章严重拖更,依然在这里给大家郑重地道个歉,也值此祝大家新年里事事顺利,健康快乐。

承前所述,电子游戏最初的二十年,虽然也称得上绚烂纷繁,但更多地还是限于高端人士的圈地自萌,因此这一时期的电子游戏显得简陋,昂贵,娱乐性低,没有宣传造势,也就没有知名度,离正式的商(liang)业(kai)化(hua)更是万里之遥。

但说到商业化,上一期文章末尾提到的odyssey正是一切的开端——20世纪70年代,也正是从此时开始,游戏这枚小家碧玉,鱼跃龙门般登堂入室,游戏产业也正式进入了大兴土木的黄金时代。

 

从街机说起


1971年9月,由比尔·皮茨(Bill Pitts)和休·塔克(Hugh Tuck)共同研发的《Galaxy Game》(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小蜜蜂》的原始版本,后文就以“小蜜蜂”作为称呼)正式被安装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学生活动中心里。(强烈建议有志于游戏行业的学生党刻苦学习,以进入最高等的象牙塔作为目标,因为可能那里的娱乐资源也是最前沿的)


博物馆中的实机展示


这款以《宇宙战争!》为蓝本的《小蜜蜂》光荣地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投币式电子游戏机,而我们的《宇宙战争!》也光荣地变成世界上第一款被(chao)重(leng)置(fan)的游戏。


似曾相识的游戏场景

大家可能发现,我在这里选择直接引用游戏原名而非译文,是因为当初二位作者为了表现反战的理念,修改了《宇宙战争!》的原名为《Galaxy Game》。

就在此后的11月,《Galaxy Game》迎来了它的正式街机版本,Nutting Associates公司取得了它的授权,并进行了1500台的大规模量产。种种因素作用下,也许它算不上太卖座,但作为第一个敢吃游戏这个张牙舞爪的螃蟹的公司,它向全世界证明了一点——这小玩意不只是一群怪咖的小打小闹,弄好了,似乎能赚不少钱?

趣味性和感情牌只能打动少数民众,真正能驱动市场的,是永恒的资本。

——Radiation Wang(1997—至今)

 

 

雅达利的横空出世


1972年6月,一颗游戏史的核弹引爆了整个版图——诺兰·布什内尔(Nolan Bushnell)与泰德·巴内(Ted Dabney)正式成立了雅达利公司。


泰德(左一)诺兰(左二)


在你出生的那天。整个游戏界的大佬都在轻声呼唤着你的名字——雅达利

终有一天,

老牌资本的生命将抵达终点

而你……将加冕为王。

 

雅达利,直到今天,在游戏界,这都是一个声振寰宇的名字。但考虑到很多读者都是兴趣使然,对游戏历史较少涉猎,今天在这里简单科普一下。电子游戏被引进我国大约已是80到90年代的事情,更多的国内玩家是听着“小霸王骑了吴琼啊(误)的声音长大的,殊不知,在这之前的国际游戏市场,长达数十年的产业割据中,雅达利曾经雄霸天下,位极人臣。其当时的名望,打个比方就是:如果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一千个玩家心中,就只有一个雅达利。


记住这个昔日的王者

 

Pong(乓)


Pong,一个简单的发音,一个纯粹的想法,造就了一个有趣的游戏。

——Radiation Wang(1997—至今)

《Pong》的玩法很简单,通过控制在屏幕的左侧右侧的小细棍,来回击球,一方玩家没有接住球而使得球到达屏幕边缘,另一方便获得1分。最终,当一方获得11分时,该玩家便获得游戏胜利。



 

《Pong》是雅达利生产的第一款街机游戏,由艾伦·阿尔康(Allan Alcorn)领衔制作,同时它的出生地也非常特别——1972年8月,它被安置在名为Andy Capp的一家酒吧中,付费供顾客娱乐。

充满着浓浓的“木时代”风气

Pong这位出身风月场的当家花旦一经问世,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叫好叫座,东家收获颇丰。随后,Pong街机开始大规模生产,为雅达利公司带来了数量可观的第一桶金。1974年,《Pong》以家用主机的身份再次出现在大家视野中,初尝禁果的玩家们争相抢购,雅达利又一次赚得盆满钵满。不过在之后雅达利公司又拿着pong的名气不断生产换汤不换药的家用机卖情怀炒冷饭,这些后话暂且不表。


记得当时看到这里时分外激动却又无从分享。。。

(此处再次安利《喷神JamesE89》,在这一期中,会向你展示什么叫做真正的




不过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谈起上一期中说的小插曲,大家请看下面这幅图与之前展示的Pong的界面是否有共同点?


 

明眼人都看得出,即使我们再怎么回避这个尴尬的问题,Pong与odyssey的玩法,界面,都有那么些不太自然的相像。

当然,这里只是个人观点,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游戏也是如此,抄袭,借鉴和致敬,有时只有遮羞布厚度的一墙之隔。天下文章一大抄,我国有某大厂丰富借鉴经验的珠玉在前,喷起外人,总觉得有些理亏。多的不说,我先谢谢为敬。


 

旁人家事,我们想来自然豁达,但是odyssey的老大贝尔可不这么想。1974年4月,贝尔一纸诉状将雅达利告上了法庭,法官判决雅达利赔偿odyssey150万美元。而当时刚处于起步不久的雅达利哪里能掏出这么大一笔钱,只能低声下气地选择在法庭外和解,最终以70万美金的价格买下odyssey游戏《网球》的版权,同时odyssey则获得未来一年雅达利所有游戏的所有权。

当然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雅达利在把之后一年所有要发布的游戏全部推后了一年发布,啧啧啧,孰赚孰亏各位看官大家自己心中都有了答案,我们呢也在此不做多言。

 

写到这里,我有几句话想说。看官们或许觉得当时的游戏画面粗糙简陋,玩法枯燥单一,区别不大,因此游戏专利没有什么含金量,所谓“谁上谁都行,我上我也行”。但不要忘了,我们是在以今人的视角,对一群“古人”作壁上观,很多我们今天觉得寻常的思路,对他们而言是难以想象的。末节细枝,忧思所致。一捺一撇,尽归心血。对他们而言,凝聚着灵感和汗水的成果,一句拿来就遭人剽窃,心中念及的,可真不只是金钱而已。作为一个稍懂内情的业内人,放眼当下,各种类似的“换皮工程”越来越多,游戏玩法的雷同,机制的萎缩,带来了2015,2016,2017,2018年这些游戏行业的寒冬期,现在看来,也许,还会有2019……太多的事我不敢多说,也无法说清,山雨欲来的游戏业界,不可控制的种种因素下,却仍有一些游戏制作人们,用爬行般的速度前行着,只是为了不再被顽石撞得头破血流,用不屈的意志坚守着他们光辉的梦想,守护着属于自己的真正的乐趣。这里,太煽情的话我不想多说,只是希望2019年,你们能更幸福一点,有更好的结果,当然这少不了各位的支持,因为梦想有时真的难以支撑现实的硬度,漫长的寒冬里,只有活下去的人,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我是王先僧,一个用心说游戏的90后,你的支持,是我前进的力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