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
小说《痴人说梦》—江埃 3414号
发布时间:2019-08-12
 

痴人说梦

——月与老人

文/江埃   图/网络

我喜欢做梦,我做过好些个梦,那些梦有趣的紧,我想把那最好的告诉你。但我不过是个痴人,我不过做了些你也会做的梦。那些梦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是某一天清晨死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老头子,我甚至不能确定一定程度上参与了这件事的那人是不是我,连那人究竟是男是女我都没搞清楚,不过我知道那人和我一样不过是做了一个梦罢了。既然已经说了这么多,我是说如果——你愿意听听痴人说梦,那就不妨也将这个我碰巧所知的故事讲给你,也许你能看出什么,故事是这样的……

二十一世纪初的某一天清晨,一个独居的清瘦的厉害的老人自顾自的死在了自己床上。老人为什么自杀?他一直以为自己知道,在老人自杀的前一天——那个月亮异常明亮,清辉洒落满地的夜里,他在广场上见过他。

他和那老人就仿佛你和你身边的人一样,互相认识,知晓彼此的过往,甚至会偶尔相互打个招呼,然而从未认真交谈过一次,甚至不能清楚辨认对方的声音。他知道老人年轻时似乎犯了什么大事,在监狱里呆了小半生。老人本是孤儿,只有一个儿子傍身,再无亲眷。至于老人的妻子——老人独生的儿子没有母亲,也许有过,也许根本没有过。老人进了监狱,儿子必然无人照看,只能去孤儿所。老人知道在孤儿所待着是什么滋味,满心悔恨。幸好监狱里的一个狱警接过了这不轻的担子,听说为此那狱警家里闹了好久。

墙内的老人度日如年,墙外的光阴如白驹过隙。等到老人出狱时代替他做了十几年父亲的狱警恰巧因病去世了。老人的儿子已几乎成年,而且成绩优异被国外的名校录取,但狱警死后老人的儿子就失去了大部分经济来源,而老人更无积蓄,无法支付高额的学费。为此,老人跑遍了所有认识的地方,受尽白眼——谁愿意把钱借给一个“进去过”的人?终于,老人得偿所愿背了一身债供儿子上学。为此,老人后半生的大部分时间就在挣钱供儿子上学和还债中度过。后来老人的儿子并不顺利的毕业工作了,老人的债也还的差不多了,可老人依然像从前一样住在一个简易的临时搭建的帐篷似的建筑里,每天早出晚归,出没在那些大街小巷,公园广场,捡拾那些无人理会的塑料纸箱,玻璃铁片。至于老人的儿子,老人的儿子早已在国外定居,娶妻生子,风生水起。细细想来,老人独居多年,一生波折,晚年凄苦,又无子女相伴,一时想不开寻死,确是情有可原。当初他也确是这样想的,直到做了那个梦。人的一生会遇到许许多多的人,经历许许多多的事,做许许多多的梦,也许你也会有那么一两件奇遇,信则有,不信则无。无论你信不信,他相信,这的确发生了,或者说发生过。那不仅仅是一个梦,那是破碎了的时空中一块散落的碎片。在某个不知名的夜晚,他的灵魂游离躯壳,无意附着其中瞥见了一部分世事。说来奇怪,他竟然能清楚的辨认梦中的人,即使他从未见过这些陌生的面孔。


在梦里,他看见了年轻时的老人,他不似晚年时那么清瘦,而是胖胖的,他的头发长了很长,被胡乱的拨到一边,他的衣衫也不整洁。不知为何他行色匆匆,手里牵着一个七八岁的衣着整洁的小男孩,那应该就是他的儿子。他带着儿子在车厢里盲然的穿梭着,不知要往哪里去。他们的身后,隔了几个车厢,有一个同样行色匆匆的便衣狱警,腰带里别着一副监狱里司空见惯的手铐。逃的逃,抓的抓,三人最后还是在最后一节车厢相遇了,男孩低下了头。正是午夜,车上的人都在自己寻好的地方打着瞌睡,车厢里除了呼噜声竟是少有的安静。

“不跑了吧,别跑了,跑不了了。”

“我没想跑。”

“没想跑?那你怎么从监狱里出来的?现在这是要去哪?”

“我……我没想跑,我不是为自己跑的。”

“那你是为谁跑的?”

“为他”指着身边的小男孩。

“他在我们家这两年挺好的,你为他跑什么?我没饿着他,没冻着他,没打过他,也没骂过他,我还供他上学,我对自己的孩子都没这么客气过,他跟着我不比跟着你风餐露宿,有一顿没一顿强?”

“是,我谢谢你,客气,客气,太客气了!我儿子说,你老婆防着他,从不让他进你们的房间。她甚至都不愿意触碰他。你女儿看不惯他,欺负他,说他是小偷的儿子,也是小偷。学校里的同学也总是躲着他,不喜欢和他玩。我是窝囊,可我儿子凭什么受这些窝囊气!是,我是偷了车,但主意不是我出的!我就是想让儿子过得好一点。我不是主谋,你们找不到人,我就成了替罪羊……我认了,不就是坐七年牢吗?老子坐得起!我是活该,活该受白眼,活该吃苦,可你不能让我儿子受闲气,他一分钱也没拿过!”

“可……可你把他带出去有能怎样?你们能去哪?他吃什么?喝什么?他去哪儿念书?不念书以后干嘛?打工?还是和你一样……”

“以前的事,我谢谢你,你是个好人,以后的事,不用你管,我自己的儿子自己养。你要真想帮我,你就让我们走。”

“走?怎么走?我不抓你别人就不抓你了?你能逃多久?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月,一年?你知不知道,逃狱是犯罪,是要加刑的,你要让你儿子等你多少年?你现在和我走,我算你是主动自首的,你还有减刑的机会……”

“那我儿子呢?还回你们家受活罪?凭什么?我儿子就不是爹娘生养的?我什么时候给过他罪受?我……”

“别说了!”低着头的孩子不知何时抬起了头,噙着泪水的眼睛透着与年纪不符的凌厉,像是笼子里绝望的小兽。

他愣愣的望着两个父亲歇斯底里的喊:“没有用,没有用的,怎么都没有用!以后我也会变成一个胖子,没有钱,吃不起饭,去偷,去抢,变成街上的过街老鼠,被抓住,被关到围墙里,我也会有一个没有妈的小孩儿,他也会和我一样怕黑,不敢睡觉,一个人偷偷哭,他也会和我一样被同学笑话,当受气包,当个笑话,他也和我一样住在别人家,没有人和他说话,他只能哭给自己看……要不然我就继续待在警察家里,假装别人的爸爸是我爸爸,别人的妈妈是我妈妈,哪怕他们根本就不喜欢我……”

车厢里的人被孩子的尖厉的哭闹声吵醒了,满车厢充斥着叹息声和咒骂声。两个父亲相对无言,默默伫立着,一个绷着的身子忽的驼了下来,一个低下了头,眼里满是泪水。

良久,狱警蹲下了身子,望着失声痛哭的男孩轻轻的说:“学校里的老师上次开家长会的时候和我说你表现的很好,你成绩很好,人也听话,老师们都很喜欢你。这几天你不在学校,老师们都很想你,问我你什么时候回去。你的班主任还让我告诉你,她没有课的时候很孤独,没有事情可做,她总是希望你能多去和她说说话……”

“真的?”男孩紧紧盯着蹲下的人的眼睛。

“真的。老师们还说,如果你好好读书,以后就可以留学,做医生,当律师……” 

“什么是留学?”    “就是可以去……可以带着你爸爸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在那里,没有人知道以前的事,没有人认识你们,好好读书,好好工作,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你爸爸会找到一份工作——他会好好工作,会有一个漂亮阿姨喜欢他,你会有一个妈妈。你们一家三口会住在一个温馨舒适的房子里,吃橱窗里的蛋糕糖果,吃新鲜的水果蔬菜,吃异域的火鸡果冻。人人都会和你们打招呼,人人都愿意和你们说话,人人都愿意和你们待在一起……”


男孩的抽泣声渐渐止住了,他的瞳孔渐渐放大,小小的脸慢慢充血,男孩回头望着低头垂泪的人,像是在问询着什么。而那垂泪的人头也不抬的点着头。

火车到站后,年轻时的老人被镣铐铐着带走了。分手前男孩对他说“爸爸,你等等,我一定带着你去留学。”

时间迅速流逝,景物飞快变更,转眼间,年轻的老人再一次来到了法庭上。由于逃狱,他的刑期被延长了,他的儿子长大成人前的日子他都将在监狱度过。

时间和景物再一次发生了变化,不过,这一次,他梦醒了。莫名其妙的梦,仿佛真的似的,他哑然失笑。抬眼看向窗外,他居然已经睡了这么长时间——从中午睡到了晚上!随手拿起手机时无意瞟到了日期——哪里有些隐隐不对。现在是老人自杀的前一天!到底哪个是梦?他糊涂了。可他知道,他必须去找那老人,他必须和他说说话,哪怕老人根本没想自杀,哪怕自己看起来像个傻子,否则他一定回后悔!

他来到了记忆中的广场上,老人果然还在那里。秋冬的风已经很凉了,潇潇瑟瑟的,吹给人满身寒气。

他有些踌躇,但还最终还是决定上前搭话。

“老伯,您看什么呢?”    “看月亮。”

“天气这么冷,您还看月亮?”

“就看一会。”

“您今年贵庚?”

“六十四了。”

“是吗?看着不像。”

“看着更老?”

“到也不是。今天可真冷……”

“小伙子,你想和我说什么就说吧。”

“我……我听说您有一个儿子在国外,国外的房子不好买,事也多,他一定很忙吧。等他忙完,他一定会回来接您的……”

“小伙子,你看,这月亮和昨天的月亮一样吗?” 老人定定的看了他一眼说。

“月亮只有一个,当然一样了。” 他望了望天上的寒月。

“不,昨天的月亮和今天的月亮不一样,去年的月亮和今年的也不一样,这月亮年年都在变,这么多年没有一年不变的。现在的月亮和我十几年前看到的已经大不一样了。”

他站在老人身边,抬头看着平日里从不注意的月亮,那月亮透着清冷的白光,柔和的光里月亮中有许许多多半透明的色块,它们组合在一起变幻着。原来月亮里面也是有完有缺的,什么都会变。


“月亮原来也没有多好看。” 他的眼中不知不觉有了泪水。

“但月亮还是月亮啊,还是好的。”老人笑的洒脱。

他的身后不知谁在问:“年轻人,你帮我看看这个号码,这字儿太小了,我看不清。”    “88068573。”他含糊的看了一眼。回头时老人已经不在这里了。

身后的人再一次问:“年轻人,你能再帮我看一次吗?”

他把眼泪忍了回去,说:“我刚刚逗您的。”

离开前,他把号码大大的仔细的抄在烟盒上递给了身后的人。

第二天清晨,老人自杀了。

后来有新闻报道说老人将一笔不小的钱捐给了希望小学的孩子。老人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人们都说是国外的儿子寄给他的,他竟然一分都没舍得用。

 

此文为大豫出书网

第三期“豫见文学”征文大赛优秀作品

文章留言数最多的前10名选出人气奖免费出书

此次大赛奖金近万元

详情点击下框蓝字

《奖金近万,不怕没文采!留言多也能获奖!》


此作者为“大豫出书网”特约作者。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原创稿件欢迎大家转载,转载时请务必注明出处“大豫出版”。

喜欢就打赏啊!作品赏金将用于作者出书费用。

——End——



出书咨询 | 业务合作 手机 | 微信  18937179399 

微博丨@大豫出书网    客服QQ | 2811263011  

出书网站 | www.dych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