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
读书推荐 Vol.2 《走出上海:早期电影的另类景观》
发布时间:2019-04-24
 

(图片截取自豆瓣网)


(【《越华报》: 1948年2月8日 广州见闻录:广州人爱看些什么电影】截取自《走出上海》P369-371)


若说当下最常见的休闲娱乐活动是什么的话,我想观看电影一定不会在诸多的答案之外。传统的中国电影史学家认为,电影进入中国是在19世纪的1896年,也就是世界上第一部电影《工厂大门》在巴黎诞生后的第二年。正如学术界有争论说世界上真正的第一部电影是诞生于1888年的《Roundhay Garden Scene》一样,近日我读的一本书《走出上海:早期电影的另类景观》里,其中一位作者就对电影进入中国的年份产生了质疑和考证。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年份对电影在中国的发展并不会产生什么影响,一开始我也是抱着这样“是否小题大做”的看法,然而阅读过后我发现,作者要证明的并非只是一个年份,而是更多现代人对早期电影,甚至是电影本身的理解。

《走出上海》这本书,在导论中曾言明,该书是““优配研究金”研究计划“跨出上海的电影工业:1900-1950”项目的主要研究成果之一。”它不仅将中国早期电影史的时间范围从1920年代扩展到1896年至1940年代,且将中国早期电影研究的地理范围从被称为中国电影“诞生地”的上海扩展到香港、广州、杭州、天津四地。通过对曾在四地发行的《华字日报》、《广州国民日报》、《越华报》、《公评报》、《东南日报》、《浙江商报》、《益世报》、《北方时代》共八份报纸进行整理,并加以分析。其研究内容不仅对传统中国电影史发出了挑战,且从多维度出发,为读者描述了1896年至1940年代间中国早期电影发展的风貌。

该书第一部分,为六篇学术研究论文。论点清晰,任何经过考证而引用为论据的部分,都有详尽的标注。提到标注,并非是要表达标注越多,文章内容就更可靠。而是所言有据可考,这对于喜欢钻研细节的读者来说,便于进行阅读的扩展。更进一步的说,当读者对作者的观点产生质疑或发现与曾经所涉猎的内容有相悖之处时,可追寻其根源,并作出自己的判断。

例如,第一篇《演绎“影戏”:华语电影系谱与早期香港电影》的作者,将其在研究过程中所收集整理出的资料均以附录形式分门别类的收录在论文最后。因此读者可以看到不同类别下,不同时期所选报纸上关于电影进入中国后发展的状态。内容包括电影分类、放映情况,电影评论,放映设备的进步和影院安全的完善,以及电影的广告宣传。配合前文阐述,确实基本能够在读者脑海中还原一个早期电影发展的大致结构。

然而不得不说的是,想要用六篇论文就阐述清楚早期中国电影业的来龙去脉,对其发展盖棺定论,几乎可以说是天方夜谭。论文中仍有许多留白部分有待读者更深入的考究。

第二部分《新史料选编:1900-1940》,横向按照不同报纸,纵向按照时间顺序依次精选了具有时代特点及代表性的报道及各类影评、广告文章罗列出来。泛看之下枯燥无味,而结合历史加以思考,完全能够身临其境的感受到当时电影业及与其相关诸事的发展轨迹。值得一提的是,作者们在研究过程中,将从四地的八份报纸中获取到的一手资料加以整理,并与香港浸会大学图书馆合作建立起《早期华文报纸电影史料库》,以此将相关资料数据与读者和大众共享。

总体来说,作者们在查阅、分析了大量一手资料之后,修正了历来存在在电影史上的错误、补充了尚未发掘之处。仅是新老观点的碰撞就值得一读。其实,要从四地筛选出的八份报纸中,统计分析出与早期中国电影业相关的报道和广告,本身就是非常庞大的工程。其中仅香港团队对《华字日报》一报所涉及内容进行处理就花去两年时间。其涉及内容也并非日常阅读可见。然而纵观电影早期在中国近50年的发展,除去地域局限,中外文翻译出现的差异或理解上的异同,加之资料的遗失,八份报纸所能带来的信息与史实的全貌相较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因此我个人认为,这本书大致起到了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想要更加真实的还原历史还应当基于更全面的研究。而对有兴趣者而言,阅读这本书,可以从来存在在认知里的信息上留下一个问号,或自主发起更深更广的阅读或研究,或有意识的去留意新观点的出现。

2018年12月18日 于北京

相关阅读